《我就沒打算離婚》第2章

  這就非常過分了。

  肖笛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抬起頭看向舞臺的,只知道他看過去的時候秦聲也很有默契的看過來,一直在用口型跟他重復兩個字。

  來啊。

  肖笛最終還是上去了,秦聲把手里的一大捧花放到地上,專門空出手來去接他那一束,還主動給了一個擁抱。

  分開的時候秦聲在肖笛耳邊說:“等我一下,一起回家。”

  耳邊的熱氣讓肖笛渾身一顫。

  回家路上是肖笛開車,以往總是秦聲開車把肖笛送到學校,這次難得當了一回乘客。

  他把琴和肖笛的那束花放到后備箱,上了副駕就急忙忙地開始解釋:“我真不知道她會來,她的票不是我給的,可能是問我們團長要的,她跟我們團長關系挺好的。”

  “我這兒是有十多張票。”秦聲接著說,“但有幾張是林儉提前預定的,他給誰我就不知道了。”

  肖笛冷冷地回了一句:“你用不著跟我解釋。”

  秦聲碰了釘子,馬上收聲。

  他今天收獲了那麼多鮮花、喝彩與掌聲,明明可以和其他團員去慶祝一下,偏偏不合群地選擇回家,還屁顛屁顛地做這個多余到當事人都用不著的解釋,是挺沒趣的。

  “我沒忘。”肖笛突然說。

  秦聲愣了愣:“你沒忘什麼?”

  “我沒忘,”肖笛說,“我不會跟除了你以外的人糾纏不清,包括蘇妍,但是她的事我還需要時間消化。是你說的吧?”

  “是。”

  肖笛心說大半年過去了你還沒消化完?還是消化著消化著又吐出來了?

  “如果你有什麼需要伴侶配合的,我也會盡全力。“肖笛說,“也是你說的吧?”

  “是。

  “我對你爸媽,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到位嗎?”

  秦聲嘆了一口氣:“沒有……”

  何止是到位,簡直是不要太好,秦聲原本是抱著把他爸媽氣到再也不想管他的心態把肖笛帶回家吃飯的。

  誰知肖笛一張臉長得太討喜,又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他媽的少女心立刻就復蘇了。

  “那……”

  “那什麼那啊!”秦聲吼了起來,怒氣值快要把天窗給掀翻,“我說了我不知道她會去!我不知道她會去!我不知道她會去!!!她的票不是我給的!不是我給的!不是我給的!!!你他媽還要我說多少遍?說多少遍?說多少遍?!!!”

  嘖,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秦聲!我他媽開車呢!”肖笛也不甘示弱,以兩倍大的音量回擊,“你他媽給我閉嘴!有你這麼對司機的嗎?不怕我開快車出事故嗎?搭上兩條命你虧不虧?!”

  “操。”秦聲罵了一句,拉下車窗點了顆煙。

  氣炸了。

  秦聲抽了一顆煙又點燃了第二顆。

  “掐了。”肖笛厲聲說。

  “嗯?”

  “第二顆了,”肖笛說,“掐了。”

  秦聲被氣懵了,這才想起不是自己的車,肖笛的車一向禁煙,能容忍他抽完一顆已是極限了。

  秦聲掐了煙,兩個人對峙著沉默著,直到車子駛進車庫,肖笛熄了火,拔出鑰匙,聲音才在安靜的夜晚幽幽地傳進秦聲的耳膜:“聊聊?”

  “聊唄。”秦聲沒好氣地說,“該說的我都說完了,你要是想聽,我也可以再重復一遍,而且她一沒跟我說話二沒給我獻花,要不是你遲遲不上臺,我也不會注意到你旁邊坐著誰。”

  “可以了。”肖笛伸手按在秦聲腿上,示意終止爭吵,又碰了碰秦聲抱著的胳膊,“那事兒,你消化完了嗎?”

  “我都代謝好幾個輪回了好嗎?”秦聲說。

  “你……真不知道?”肖笛問。

  “我操,我他媽白說了是吧。”秦聲熄下去的火又要點起來,“騙你是孫子。”

  肖笛笑了笑,擰開一瓶水喝了兩口。

  秦聲一場演奏下來就沒怎麼喝水,路上又吵又吼的,覺得嗓子又干又緊,拿起肖笛剛剛放下的水仰頭就是半瓶。

  “我剛喝過……”肖笛說。

  “窮講究,”秦聲把水還給他,“你呢?”

  “我?”

  “你那位追我車跑的前任呢?”秦聲說,“死心沒?”

  “死了好幾個輪回了。”肖笛說,“怕被你打死吧。”

  “那最好。”秦聲被恭維得有點飄,“別讓我再看見他,我見一次打一次。”

  “別,”肖笛說,“你這拉琴的手,得保護好。”

  ☆、沖動

  秦聲為了放肖笛送的一大束花特意買了個玻璃花瓶,這天他起的早,在陽臺上擺楞這些花花葉葉。

  百合,白玫瑰……

  雖然是音樂演出的慣用花束,但還是忍不住多想,白玫瑰是送給情人的,百合百合,百年好合?

  上午有課的肖笛很快也起來了,進廚房之前轉身看了一眼陽臺上那個閃閃發光的身影,問道:“吃早飯嗎?”

  “嗯。”秦聲偏了偏頭,“兩個煎蛋,謝謝。”

  肖笛又調轉方向去冰箱里拿雞蛋,開冰箱門的時候他聽到秦聲接了個電話,還是開的免提。

  從那句“最近還好嗎?”開始,肖笛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她哽咽著說了自己去看演出的事,顫抖著說準備結婚了,哭著問他們還回得去嗎?

  這些都在肖笛的意料之內,但蘇妍下面這句就碰到他的敏感神經了。

  “我不知道我這麼說還來不來得及,如果你愿意跟肖老師離婚,我也可以……”

  “沒有如果。

”秦聲一如既往的冷靜,“蘇妍,你覺得你不懂得珍惜,我覺得我不會談戀愛,我們不合適,過去的就過去吧,你好好的。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