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沒打算離婚》第9章

  “不是吵架。”男生說,“是分手。”

  肖笛拍了拍他的肩膀:“更好的在后面。”

  男生繃緊的面容終于松弛了一點,勉強擠出半個微笑來:“借你吉言。”

  兩個人就這麼并肩坐了一會,男生搓了搓手指,隨口問了句:“有煙嗎?”

  肖笛平時不抽煙,偏偏最近日子過得頹廢,出門時帶了包煙。

  他拿出一根來遞給男生:“地鐵里不能抽煙。”

  “我知道。”男生接過煙放在鼻子前聞了聞。

  “我還以為你要撕了煙紙直接吃呢。”肖笛說。

  “我請你吃飯吧?”男生忽然說,“我有點餓了。”

  肖笛站了起來,向地鐵站的出口走去,男生背著琴緊跟著他。

  不遠處,坐了一站地鐵發現男友沒有跟上來的女生又坐了回來,剛好看見他們協調又登對的并肩身影。

  這頓飯是肖笛請的,他出了錢賠了時間,但是收到了男生的名片,上面寫著——

  秦聲,“聲樂團”小提琴手。

  秦聲去結賬的時候被告之已經買過單了,但肖笛看上去……并不像是很富裕的樣子,而他找的這家餐廳還挺貴的。

  秦聲有些過意不去,但又不能轉錢給他,這樣做讓對方太難看了。

  于是秦首席把自己的名片送過去,慷慨道:“今天謝謝了,我知道一家特別好的主題餐廳,什麼時候想吃我請你。”

  “好,”肖笛說,“我也得謝謝你,說實話吃這頓飯之前我的心情也不怎麼好。”

  秦聲心說是啊,你看上去比我這個剛失戀的還不好。

  看著給出去的名片被塞進衣服口袋,秦聲無聲地等了等,卻發現對方完全沒有要交換聯系方式的意思,只好快速起身來掩蓋剛才那一瞬間的自作多情:“我們走吧!”

  -

  意識到這次秦聲是認真的,蘇妍開啟了連環call模式,秦聲一開始還有耐心的安慰兩句,但兩個人的溝通完全不在一個頻道,干脆把手機調成了靜音。

  來電顯示另一個陌生號碼的時候,秦聲感受到了不太明顯的心跳加快,以及接起來發現還是蘇妍時的小小失望。

  “你不是說要睡覺嗎?怎麼這個號碼就接?”

  語氣還是那麼的咄咄逼人。

  秦聲一句話沒說,直接按斷了電話。

  并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快。

  通體舒暢的感覺。

  舒暢到他對自己產生了深深的懷疑,為什麼會對這個女人遷就忍耐這麼久。

  秦聲洗了個澡敷了個面膜,躺到床上拿手機一看,還踏馬有電話在打進來。

  手指在拒絕鍵上方懸了幾秒,深呼吸后按下了接通鍵,盡量的心平氣和:“我現在真的要睡覺了,有什麼話明天說行嗎?”

  “你要睡覺了嗎?不好意思。”電波里傳來一把很輕柔很干凈的男性聲音。

  “沒有,我還以為是……”秦聲隨便抓來一個詞,“騷擾電話。”

  電話那邊笑了笑:“我是肖笛,上周日晚上我們一起吃過飯。”

  在肖笛沒有察覺到的電話這端,秦聲輕輕舒了一口氣,有一種內心某處某個細小的無人察覺的期待沒有被辜負的,微妙感動。

  “我聽出來了,找我有事?”

  “嗯……有事求你。”肖笛有點為難,但也一口氣說了,“我一個朋友明天婚禮,婚禮上有小提琴演奏環節,但是不巧今晚那哥們兒急性闌尾炎,醫院里做手術呢,婚慶公司那邊臨時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想把這個環節換成打水鼓的,但是新娘就喜歡這種洋范的,我就……突然想到你了,想問問你有沒有認識的人可以介紹一下?價錢都好說。

  有,有很多。

  但,沒有一個人會愿意接這種活兒。

  “這不我就是嘛。”秦聲幾乎是沒有停頓地說,“明天我有空,你覺得我行嗎?”

  “你……”肖笛卻停頓了,“會不會不太合適……”

  肖笛不知道秦聲的真實水平,但就是僅憑一面之緣就很武斷地認為,他應該是坐在舞臺中央演奏,獲得萬千掌聲的那一種。

  秦聲會這麼痛快地解圍,反倒讓肖笛很不是滋味。

  “有什麼不好的,你要擋我財路嗎?”秦聲說,“哪首曲子?”

  肖笛說了個名子,秦聲哈哈大笑起來:“那你找我就對了,這曲子我從小學就開始練,我一邊睡著覺一邊都能給你拉出來。”

  婚禮那天肖笛把自己的名片補上了,為了不搶新郎官的風頭,穿了身普通的休閑裝,盡管如此,也與那日地鐵站的邋遢形象大相徑庭。

  秦聲拿著名片看了看他,心想這才是你該有的樣子。

  事后肖笛給秦聲轉了一筆錢,秦聲自然是沒收。

  肖笛說:“這又不是我的錢,是新娘叮囑務必轉交給你的,是你應得的。”

  秦聲說:“但是我只當是在幫你的忙。”

  ☆、開始

  做這種事只能是幫忙,要是真的明碼標價了,那無論價格是多少都太廉價了。

  這一句話讓肖笛乖乖閉了嘴,錢被退回口袋也就沒再發過去。

  作為感謝,他給秦聲買了盒松香,是托人從國外買的。

  剛好秦聲的松香快見底了,就很想知道肖笛送給他的是什麼樣的。

  肖笛發了在學校的定位過去,秦聲發了自己的車牌號過去。

  秦聲到的時候肖笛正往校門口走,上車之后毫不見外地甩了一句:“快開車。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