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沒打算離婚》第12章

  某個知名建筑物前面,肖笛笑得一臉燦爛,陽光打在他身上,描摹出一個好看的輪廓。

  秦聲猶豫幾秒,輕輕按住圖片,點了保存。

  再往上是幾天前肖笛落地后給他報平安的那一條,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到了。

  那天他為了等這條消息熬到了凌晨兩點。

  關屏之前秦聲點開了肖笛的朋友圈,這幾天肖笛發的朋友圈比之前半年發的都還要多,可以看出這次出去開會他挺開心的。

  最近一條是一套九宮格,其中好幾張都單獨發給他了,秦聲點開一張有點陌生的,放大。

  依舊是那個建筑物前面,肖笛一手比了個爛俗的V字,依舊笑得燦爛。

  只是身旁多了一個人,腰間多了一只男人的手。

  看上去有點親密的樣子。

  秦聲的手指停留在放大圖片的動作上,面部也有些僵硬,全身跟點了穴一樣。

  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圖片里的兩個人,有點刺眼。

  時間真是很了不起的東西,一起住久了,占有欲說來就來。

  退回到聊天界面,秦聲問他:-回來的航班定了嗎?

  肖笛:-稍等我發給你。

  秦聲:-嗯。

  肖笛:-你那邊是晚上了吧?

  秦聲拍了張店里的照發過去。

  肖笛:-你去“人間”了?

  秦聲:-不想回家。

  肖笛:-?

  秦聲頭腦發熱回了句:-會想你。

  發完之后秦聲想撤回,一緊張卻按了刪除,一點后路沒給自己留。

  頁面上干干凈凈沒有一點痕跡,但是刪除的只是他這邊的消息而已。

  肖笛沒有再秒回。

  秦聲皺了皺眉,不知道這句話在肖笛那里會如何發酵。

  算了……他鎖了屏轉回去,對上林儉探尋的目光,還帶著點看好戲的意味。

  “有心事?”林儉撕掉剛蹦出來的外賣單子,瞪大了眼睛,“我靠,20杯加急?”

  沈苑聞聲湊過來,接過林儉手里的紙杯,輕聲說:“哥我來做,你去聊天。”

  秦聲懷疑這兩位踏馬的在給他喂狗糧。

  送貨地址是肖笛的學校,林儉突然想起什麼,說:“前陣子你們家肖老師帶學生來,我可是給免單了哈。”

  “哎好好說話。”秦聲也開始拿腔拿調,“肖老師就肖老師,什麼你們家的。”

  “行,那我們家的。”

  秦聲嗤笑一聲:“那你可是做夢。”

  被看出來秦聲也不打算藏了,他拿出手機找了張照片,問林儉:“他帶這個人來過嗎?”

  林儉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沈苑:“你見過嗎?”

  “見過。”沈苑說。

  “來干嘛?喝咖啡?”秦聲問。

  “吃飯,兩人一人一份小龍蝦飯套餐,吃完就走了。”

  “也免單了?”

  “我哥說肖老師的單都免的。”沈苑說,“不過他在店里充了好幾張卡給同事。”

  秦聲斜了一眼林儉:“你嘴這麼欠呢。”

  林儉把手里的東西放下,帶秦聲去了露臺,給了他一顆煙,問:“你到底怎麼想的?”

  秦聲心里亂成一團麻,如實說道:“不太清楚。”

  “我早就跟你說過,”林儉說,“跟男人在一起比跟女人在一起舒服,你要是能接受得了,我看肖老師跟你很般配。”

  秦聲心說這他媽已經不是我接受得了接受不了的問題了,是肖笛愿不愿意讓他接受的問題。

  “喜歡嗎?”林儉又問。

  秦聲吐了個好看的煙圈:“說不明白。”

  ……

  “不聊這個了,周六店慶,過來捧個場?”林儉說。

  肖笛的航班還沒發過來,不知道時間會不會撞上。

  “周六啊……”秦聲猶豫道,“應該,應該沒問題。

  “那說定了,晚上7點開party,帶肖老師過來吧。”

  林儉是秦聲的朋友,“人間”在肖笛學校附近,但兩個人很少一起來,所以即便這幾天秦聲往這兒跑的有點頻,林儉也并不知道肖老師的行蹤。

  不然不會拋出這個讓秦聲左右為難的問題。

  秦聲回到家才點開微信看,肖笛發了航班號過來,一查,正是7點落地。

  后面跟著一句:-今晚早點休息。

  是一個小時前發來的。

  正要回復“好”,肖笛的名字變成了“對方正在輸入”。

  秦聲把“好”字刪除,擰開一瓶水喝了兩口,等對方的輸入。

  半響,三個字映入眼簾:-睡了嗎?

  秦聲毫無困意,回道:-沒。

  肖笛直接發了視頻邀請過來,秦聲在頭發上隨意抓了抓,又對著落地窗照了照,才點開接受。

  肖笛的臉很快放大在眼前,鏡頭拉開,秦聲看清了他是躺倚在床上,姿態非常慵懶。

  “那邊是幾點?還沒起床?今天有什麼安排?”秦聲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十點多,剛睡醒回籠覺。”肖笛說,“安排就是睡覺。”

  “不用出去玩嗎?快回國了。”

  “我沒去。”肖笛說。

  秦聲笑了笑,被這句“我沒去”弄得腦子發燒:“那你剛睡醒打這個視頻是干嘛?想我了?”

  明知道不會有什麼回應,秦聲還是這麼心直口快地調侃了,好像這麼借著玩笑說出去,就能緩解一下思念。

  肖笛又把鏡頭拉遠,掃了一圈他住的單人間,再轉回來的時候,秦聲留意到他起伏顫動的喉結,那里發出了一個低啞的聲音:“嗯,想你。”

  ☆、愛人

  秦聲打算鴿掉林儉那邊的活動,去接肖笛。

  短短幾天,他知道了太多事,有太多的感受,也有太多話想說。

  雖然飛機提前抵達的可能性很小,秦聲還是早到了一個小時,等人的時候時間就變得特別慢,百無聊賴地走進書店逛了逛,一本本拿起又放下,最后買了杯咖啡坐在出口處等。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