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沒打算離婚》第16章

  倒是秦聲有些難為情地抽了抽手,當然只是意思一下,見肖笛沒有要停的意思便任由他繼續。

  “你不嫌臟啊?”秦聲說,“我手可不干凈。”

  “你他媽給我閉嘴!”肖笛騰出嘴來罵了一句又繼續消毒。

  ……

  就是扎了一個小口子,結了個小痂,什麼都不影響。但肖笛還是小題大做似地一會兒一看,心疼個沒完沒了。

  “你可以了。”秦聲說,“還想不想出去吃飯了。”

  “不想。”肖笛水潤的眸子無辜又渴求地看著他,“你想嗎?”

  臥槽?

  秦聲一下子不知道怎麼接了。

  “逗你的,走吧吃飯去。”肖笛最后親了一下秦聲的嘴唇,爬了起來。

  被親麻木了的秦聲陶醉了兩秒,也去換衣服了。

  他們去吃的法餐,到地方后,肖笛下車走到駕駛坐那邊,等秦聲下來后煞有介事地牽起了他的手。

  秦聲:“?”

  “你說的啊。”肖笛笑了笑,“在大街上手牽手。”

  回來的路上也是手牽手。

  再回到家,肖笛熱切地問秦聲:“我們是住到你的房間還是我的房間?”

  秦聲愣了愣說:“我的吧,寬敞一點。”

  肖笛立刻拿了自己的枕頭和被子過來,過來后又覺得不妥:“我們,蓋一床被子?”

  “當然。”秦聲說。

  “那我是不是也得拿一些衣服過來?你柜子里還有空間嗎?”肖笛打開柜門,秦聲的衣服掛得很松散,他刷地往左一推,就空出了一半的空間。

  肖笛拿了幾件常穿的和貼身衣服過來,剛掛上一件,就被秦聲掐著肩膀按到了墻上。

  秦聲的眼神寫滿了不爽。

  因為肖笛討好他的意味太過招搖。

  “銀行卡和欠條我都收下了,反正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就是你的。

”秦聲說,“所以你不用擺出一副拿自己做抵押的架勢來。我給他錢不是為了獲取你的感動,也不想讓你有壓力,我其實只是單純的想要謝謝他們,因為沒有他們我就不會遇見你。”

  靠。

  又來了。

  肖笛有點絕望的想,這家伙一說就停不下來的習慣什麼時候能改改。

  我他媽想讓你閉嘴。

  但肖笛只能盡量平息男人的怒火:“知道了,會注意的。”

  秦聲的感覺是對的,他確實有些不踏實和慌亂,害怕自己抓不牢這麼珍貴的東西,害怕這些只是曇花一現。

  其他人已經對他造不成什麼影響了,他唯一在意的人只有秦聲。

  在意到秦聲告白說的每一個“我想”,都想一件件實現。

  學期末,肖笛要最后給科研室的學生們開個總結會,這天依舊是秦聲送他到學校,肖笛讓他直接開到了教學樓樓下。

  “你要上來看看麼?”下車前肖笛說,“離開會還有一段時間,有幾個女學生……挺喜歡你的。”

  這就比較考驗秦聲了,他當然想上去,但被肖笛這麼一說好像是另有所圖。

  秦聲折中了一下:“你先上去,我去買杯咖啡。”

  秦聲提著16杯咖啡上樓了,他隱約記得肖笛說過研究組規模在10人左右,加上可能遇到的同事,16杯應該足夠了。

  但他沒有想到的是,最大的問題不在于咖啡夠不夠,而在于遇到的同事都有誰。

  原來,那個跟肖笛合影的同事,竟和肖笛屬于同一個研究組。

  也就是說,這種會議每開一次,他們就要“親密接觸”一次。

  同事叫游一航,秦聲把咖啡遞過去的時候,他竟然朝秦聲伸出手來,為了不讓他難堪,秦聲也伸出手敷衍地握了一下。

  “我第一次見你來。”游一航笑著說。

  “以后會常來的。”秦聲挑了挑眉毛。

  此言一出,幾位女學生立刻炸開了鍋。

  開起會來秦聲就不便旁聽了,他去天臺抽了會兒煙,準備回去的時候又碰見了游一航。

  “我就猜到你會在這兒。”游一航說。

  秦聲又被他拉回到天臺邊,還接了他的一顆煙,說不清是什麼心情,有點無奈又有點好奇地問:“開完會了?”

  “沒呢。”游一航說,“一般這種會都是肖老師跟他們討論,我就是個打醬油的,出來抽根煙就回去。”

  “肖老師特別厲害。”游一航接著說,“他腦子轉的特別快,學生提出個思路,他就能給擴展出一篇論文來,我們導師的好多文章都是掛名,其實都是他寫的。”

  秦聲搞不懂游老師唱的是哪一出,于是一邊吐煙圈玩兒一邊聽另一個男人夸自己男人,還是他所不了解的那一面。

  不酸一下是不可能的。

  “你別誤會,我其實是想告訴你,我挺喜歡他的。聽說他結婚了,也聽說了是假結婚的消息,所以就一直沒當回事。”游一航拍了拍秦聲的肩膀,“可是那天在機場,還有剛剛,我看你們對視的眼神就明白了,我會注意好自己的分寸的,你放心。”

  秦聲尷尬地點了點頭。

  盡管他覺得游一航是真誠的,心里還是多了根隱形的刺,以至于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忍不住問肖笛:“那個時候,你們照像為什麼勾肩搭背的,你看不出來他對你有意思嗎?”

  “我知道。”肖笛繼續看著電腦里的學術論文。

  “那你……”

  “那個時候我在想你,沒注意到他的動作。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