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沒打算離婚》第32章

  ……

  肖笛看到這條私信,先是震驚了一下,然后就只覺得好笑。

  毫不夸張地說,這是第一回,有人把“普通人”三個字安在他身上。

  他看了眼秦聲,指著自己問:“我,普通人?”

  “不,”秦聲親了親他,“你很美妙。”

  肖笛不敢再說話了,如果他順著“美妙”兩個字接下去,是真的會死人。

  秦聲果斷把這幾個人拉黑了,將手機扔在一邊,摟著肖笛說:“睡覺。”

  “你還沒洗漱。”肖笛提醒他。

  “不洗了。”秦聲不要臉地親了肖笛一口,“你嫌棄我?”

  肖笛:“……”

  -

  第二天一早,秦聲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

  來電話的是岑矜,很有名的鋼琴演奏者,聽到對方自報家門的那一刻,秦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立刻垂死病中驚坐起。

  “是這樣的,我在網上看了你的視頻,又請助理查了你的資料,原來你真的是個小提琴手,”電話里岑矜笑了幾聲,聲音很好聽,“冒昧地問下,我想邀請你做我的演奏會嘉賓,可以嗎?價錢上不會虧待你的。”

  ……

  肖笛沒睡踏實,這通電話也完完整整地進了他的耳朵。

  他聽到了電話那端岑矜的邀請,也聽到了秦聲最后說“考慮一下”。

  秦聲琴拉得很好,也因此,“聲樂團”幾乎是靠他一個人撐著,就連副首席的琴技都跟他相差甚遠。

  這兩年,樂團的影響力每況愈下,但趙團對他有知遇之恩,所以短期內,秦聲并不打算離開樂團。

  但時常會自己接一些額外的活動。

  岑矜在電話里說,演奏會上,他們會合作兩首曲子,還會給秦聲獨奏一首曲子的時間。

  不得不說,在這個浮躁的時代,聽起來挺有誘惑力的。

  “你沒睡醒嗎?這有什麼可考慮的?”肖笛掐了掐秦聲的臉,“先答應下來,談談具體細節再說。”

  “你同意?”秦聲問。

  “你自己的事自己定。”肖笛說。

  “那你的情敵就更多了。”秦聲說。

  肖笛立刻覺察出不對來:“對哦,一般,這種電話不都是助理打麼,他那麼忙的一個名人,親自給你打電話?”

  秦聲:“我立刻打電話拒絕他。”

  “哎哎,逗你呢。”肖笛拉住他,“再說我過幾天就走了,你忙一點也好,省得想我。”

  “再忙都會想你的。”秦聲說。

  話雖這麼說,可肖笛心里還是涌起了強烈的不安,說不清具體是什麼,或許是離別情緒作祟,或許是對未來的不確定和迷茫,又或許,是對這份感情的信心不足。

  就好像,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前兆。

  

  ☆、干渴

  肖笛:-要飛了,落地找你,愛你。

  秦聲:-乖,一路平安,愛你。

  收起手機,秦聲站在機場的玻璃墻邊,看著飛機開始滑行,從眼前飛過,才慢慢收回眷戀的眼神。

  從機場回到家,秦聲就躺倒在了床上,并感到,無比的虛弱。

  因為愛干凈的肖笛不在,他就省去了要先換衣服再上床的習慣。

  但卻并沒有一絲輕松的感覺,他紋身的那個地方,非常空。

  去往A國的航程要10個小時,秦聲算了下時間,大概是國內晚上九點的時候落地。

  他午飯沒吃,也不想吃,就想這麼在床上,想著肖笛,到地老天荒。

  前一天晚上的兵荒馬亂還揮之不去,哪怕閉上眼睛,秦聲仍然能清晰地回憶起,那種騰云駕霧的感覺。

  到現在他也不太敢相信,肖笛居然,為了取悅他,特意從網上買了特別的用品。

  滿足自己所有合理的、無理的要求。

  甚至,允許自己把他的嘴唇咬破,逼他咽下難以名狀的東西。

  秦聲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怎麼可以那樣禽獸。

  怎麼可以一邊說愛他,一邊把他欺負得那麼狠。

  偏偏肖笛堅強得不可思議,不喊疼,不求饒,也不流淚。

  卻拼了命地迎合他,同樣近乎瘋狂地回應,像是要把生命獻給他。

  這樣不肯示弱的逞強,對秦聲來說,幾乎是一種鼓勵。

  想要更肆無忌憚,更為所欲為。

  “之前的事我不管,”秦聲被肖笛折磨得不清,“以后,只能給我一個人操。”

  “嗯。”肖笛說,“只給你。”

  “乖。”秦聲說。

  “那你也得給我保證,”肖笛說,“以后……”

  “以后,”秦聲依言保證,“只干你一個。”

  ……

  回憶中斷,秦聲無聲地扯過被子,抱住。

  再睜眼,已是晚九點,秦聲睡了一下午。

  晚飯也沒吃,但秦聲并不太餓,醒來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信息和電話,都沒有。

  秦聲又查了航班信息,預計還有二十分鐘落地。

  一覺醒來,不知道觸發了身體的哪個開關,秦聲再次扯過被子。

  那就,再躺二十分鐘吧。

  ……

  這就導致,肖笛的語音打進來,秦聲遲了幾秒才接。

  “我到了,親愛的。”肖笛下了飛機就立刻報平安,“你在做什麼?”

  秦聲聲音發顫:“想……你。”

  機場聲音嘈雜,但肖笛依然能分辨出獨屬于秦聲的喘息聲,他停頓了下問:“想我還是想干我?”

  秦聲正在為干不到而難受,所以幾乎是沒有思考地答道:“當然是想干你。”

  ……

  肖笛那邊一陣長久的沉默。

  秦聲說這句話的時候沒多想,甚至在他不成熟的概念里,在想你之間加個動詞,屬于想你的加強版。

  想你的意思并沒有丟。

  但顯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這麼認為。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