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沒打算離婚》第40章

  秦聲點了很多肉菜,并一個勁兒地往肖笛碗里夾,肖笛很崩潰。

  與此同時,尤念不停地問秦聲問題,從“你最喜歡哪首曲子”到“什麼時候來這邊演出”,問個沒完沒了,絲毫不在意身邊人的感受。

  肖笛、沈白都很崩潰。

  但她今年才上大二,還是個小妹妹,大家也就理解了她見到偶像的激動心情。

  肖笛受不了秦聲的瘋狂喂食,他把骨頭肉都夾回到秦聲碗里,撒謊道:“沒熟。”

  秦聲咬了一口又扔回去:“熟了啊!”

  肖笛又又夾回去:“我吃飽了。”

  秦聲又又又扔過去 :“再吃點。”

  最后肖笛妥協,把這塊裹滿了兩人口水的肉給吃了。

  “你倆夠了!”沈白指著肖笛,“你你你,你不是死潔癖嗎?喝口水都跟我分開。”

  肖笛:“我就是對他沒有免疫力,你你你有意見嗎?”

  秦聲一來,肖笛的氣色明顯好了很多,沈白也放心許多:“你現在不失眠了吧?褪黑素那玩意副作用大,快別吃了。”

  聞言,肖笛和秦聲都猛地抬起了頭。

  ☆、吃醋

  沈白的話完美地破壞了飯桌上的氣氛。

  后半程,秦聲就沒怎麼說話,也沒再殷勤地給肖笛夾菜。

  飯后,沈白和尤念借口去買奶茶跟他們分開了。

  秦聲就更加沉默。

  因為肖笛還是對他報喜不報憂,他算哪門子的家屬?

  人流涌動的街道,秦聲漫無目的地走在前面,由于氣壓很低,肖笛自覺慢了半拍在后面跟著。

  走了一段路,秦聲突然停下來問:“你手壞了?”

  肖笛立刻伸手過去讓他牽著,沒話找話:“你想喝奶茶嗎?”

  秦聲:“不想。”

  “那想去哪里玩嗎?”肖笛又說,“這幾天我是請了假的,可以陪你。

  秦聲:“去超市。”

  肖笛:“……”

  秦聲逛超市是掠奪式的,覺得能用到就扔到購物車里,有很多還直接乘以2乘以3,肖笛見狀問:“這麼多東西,你要在這邊呆很久嗎?”

  秦聲唇線僵直:“我走了你就不用了?”

  肖笛的宿舍布置得十分簡單,甚至可以說是湊合,小廚房里的東西更是將就。

  冰箱基本上是空的,昨天秦聲來得突然,肖笛只簡單弄了兩份意面。

  今天又聽說了褪黑素的事,可想而知過的是什麼日子。

  回到宿舍,秦聲開始逐一擺放,肖笛忍不住問他:“那這次你能呆多久?”

  秦聲不答,只朝他伸出了手。

  肖笛下意識地把自己的手放上去。

  “滾蛋。”秦聲說,“褪黑素呢?”

  肖笛從抽屜里拿出來給他,秦聲把這玩意送進了垃圾桶。

  肖笛當然不敢有意見,連忙解釋:“我昨天晚上就睡得很好,你別聽他瞎扯,這藥我偶爾才吃,而且也沒什麼副……”

  肖笛的聲音弱下去,心怦怦跳起來。

  因為秦聲突然拽著他躺到了自己腿上。

  這是要解鎖什麼新姿勢?

  “閉眼,”秦聲說著手按上了肖笛腦袋上的穴位,“給你按摩。”

  肖笛依言閉上眼睛享受,還以為秦聲就是做做樣子,卻沒想還真像那麼回事。

  “你還會這個?”肖笛問,“什麼時候學的?”

  “有一次你頭疼狂吃藥,”秦聲說,“那個時候學的,后來也沒派上用場。”

  肖笛的心又跳了跳:“跟你在一起之后我就不怎麼疼了。”

  秦聲按得很舒服,舒服得肖笛都快睡著了。

  呼吸變得輕而規律,秦聲收回手拿出手機點了兩下。

  肖笛卻忽而警惕地睜開了眼睛:“你在干嘛?”

  秦聲跟他對視一眼:“退票。”

  秦聲原本只打算在這邊逗留四五天,主要是來看看人,國內還有事情等著他處理。

  但肖笛這樣子他怎麼走得了。

  肖笛喜憂攙半:“那演奏會那邊……”

  “你第一天認識我?”秦聲皺起眉來,“只剩兩場,讓他找別人吧。”

  提到岑矜,肖笛突然想起來,他還有醋沒吃完呢。

  他怎麼能把這麼重要的事忘了呢!!!

  秦聲,都跟別的男人雙雙出入酒店傳緋聞了,竟然還好意思因為他吃了幾片褪黑素生氣?

  “那你這算不算毀約?”肖笛問,“不用賠償嗎?”

  “他說不用。”秦聲說。

  ……

  “那看來,”肖笛終于找到了突破口,“是真的喜歡上你了。”

  秦聲:“……”

  肖笛:“他其實人挺好的,你鬧成這樣,也沒跟你撕破臉。”

  秦聲:“……”

  肖笛:“我看你們在舞臺上還挺般配的……”

  提到這事兒,秦聲是真的心虛。

  雖然那些照片幾乎都是截取的他和岑矜兩個人,但讓他寶貝不高興了,就是他的不對。

  秦聲把人抱起來,聲音低沉醉人:“可我只愛你,怎麼辦呢。”

  肖笛哪里招架得住。

  每次秦聲說“我愛你”,他都會心悸。

  無論秦聲表白多少次,他還是會有感覺。

  -

  這次過來,秦聲一直沒碰肖笛,最多是親兩下。

  一來,肖笛的精神狀態在恢復,二來,他也想體驗一下,清水戀愛是什麼感覺。

  但因為秦聲的到來而突然從里到外都一百八十度轉好的肖笛,卻有些蠢蠢欲動。

  秦聲能感覺得到。

  但肖笛也不敢太造次,因為但凡他表現得滿面春風一些,似乎秦聲就沒了繼續留下來的必要。

  畢竟秦聲說過:“等你不失眠、頭不疼了,等把你養胖,我再走。

  目前看來只有胖這一項還沒達標了。

  不過也快了。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