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沒打算離婚》第52章

  

  ☆、嫉妒

  “為什麼?”秦聲把身子支棱起來,“為什麼?”

  他這一晚上提心吊膽地哄著,鞍前馬后細心呵護,還止不住地內心譴責,躺在床上把人摟在懷里都不安穩。

  搞了半天是故意的?

  那丁點情商化為了烏有,他不明白,怎麼可以故意傷害自己,讓他心疼。

  “因為,”肖笛聲音軟軟的,從他腿邊發出來,“我受傷了,你就不會再心疼她了。”

  “我心疼她做什麼?!”秦聲幾乎暴跳如雷,嗓子一開,洪亮的聲音在墻壁之間回蕩,“我心疼誰你看不出來?嗯?又說這種話來傷我的心,我哪里心疼她了?你說!”

  被子里的肖笛沒有聲音。

  秦聲卻越發心慌氣悶:“你滿身是血,我他媽嚇得心跳都停了,我到底怎麼了至于你玩命,啊?!”

  臥室里一片安靜。

  秦聲倚著床頭點了一顆煙,黑暗里,肖笛蜷縮在他腿邊,紋絲不動。

  他也一動不動地讓人貼著,感受著愛人臉部細膩的輪廓以及鼻翼間呼出的潮熱的氣息。

  半響,肖笛嗓音喑啞地擠出一句:“你朝我吼什麼。”

  伴隨著被煙霧嗆到的幾聲輕咳,委屈至極。

  秦聲的脾氣是有些暴躁易怒,但在一起后,從沒對肖笛發過這麼大的火,也是冷靜下來才意識到,他竟然真的朝他吼了。

  肖笛依然伏在他腿邊,身子一顫一顫的,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像一只受了傷的綿羊,急需主人的安慰和舔舐。

  怎麼能這樣。

  秦聲敗下陣來,委屈成這樣,真是拿死了他的七寸。

  他熄滅只抽了幾口的煙,打算伸手過去撈人。

  全都是他的錯,他認錯賠罪就是了。

  可剛按滅煙頭,那委屈的聲音又喃喃自語起來:“你不心疼她,怎麼會跟我搶著背她。”

  “車上你掛了電話,急得跟什麼似的,到了醫院又跑上跑下,緊皺著眉頭,怎麼會不心疼她。”

  “你不是追了她三個多月,情人節還送了一大捧玫瑰花,你請她宿舍同學吃飯,把自己都喝吐了,你對她這麼好……”

  越說越過分,秦聲一腦門子問號,說的都是什麼?從哪里聽來的版本?

  夠了,他真是聽夠了。

  他寶貝又不乖,又出言挑釁他,但他卻一點都氣不起來了,因為他真是愛死了他吃醋的樣子。

  “我對你就不好嗎?”

  秦聲滑下身子去親吻那只受傷的小羊,如猛虎細嗅薔薇,吻他濡濕的嘴唇,吻他的薄薄的耳廓,吻他顫動的睫毛。

  吻他的……

  盡管肖笛在阻止他,但他一定要!

  這種事肖笛給他做過很多次,簡直是家常便飯。

  但一輪到他,就百般推拒。

  “乖,別亂動。”秦聲一下一下親著他,“會讓你舒服。”

  ……

  作戰告捷,秦聲又爬上去跟他的小綿羊接吻:“滿意嗎領導?滿意了就賞小的一個笑臉吧。”

  肖笛真是笑不出來,左手推他胸口:“去漱口。”

  “你自己的味道,不喜歡?”

  “不喜歡。”肖笛躲避窮追不舍的唇舌,然而無效。

  “那你喜歡什麼?我的?”秦聲繼續胡攪蠻纏地說昏話,“我的,眼睛都不眨一下,自己的就這麼嫌棄?”

  肖笛又沒聲音了,不主動也不反抗,像只待宰的羔羊任由他蹂.躪。

  這麼乖,又這麼順從!

  秦聲的心被攪得稀巴爛,他忍著燥熱停下來:“你腦子到底是什麼做的?我要背她、跑上跑下是心疼她嗎?我那是心疼你!什麼事你都往前面沖,我還奇了怪了,你跟她什麼關系你就往前沖?”

  “我是買過花,也喝吐過,但都是她鬧出來的,你可以說我沒主見,但不能污蔑我心疼。她說什麼你都信,你倒是說說你們什麼關系!”

  “我嫉妒她。”肖笛說。

  “……”秦聲撕包裝的手頓住了。

  肖笛撲過去咬他的喉結,又說了一遍:“我嫉妒她。”

  老婆真吃起醋來是什麼樣子,秦聲終于見識到了。

  雖然有點難以應對,但他幸福死了。

  -

  回國后,肖笛并沒有幾天休息時間,基本上是無縫銜接上了國內的開學。

  時隔一年再次回到科研室,又多了幾副新面孔。他簡單熟悉了一下,去上課。吃過午飯再回來,發現桌子上放了一束香檳玫瑰。

  “肖老師,好漂亮的花啊。”只有一位新來的學生祁悅在科研室,他對肖笛的已婚身份不知情,問道,“有人在追你呀?”

  “誰送來的?”肖笛看了眼祝福卡片,沒有署名。

  “當然是送花的啊。”祁悅說,“難道追你的人親自送來?”

  “可能是我愛人送的。”肖笛解釋,“我結婚了。”

  “結婚了還這麼浪漫。”祁悅好生羨慕。

  肖笛笑著拿起手機,去天臺給秦聲撥了個電話。

  “你搞什麼?”肖笛問,“太招搖了吧!我第一天上班,你讓學生怎麼看我?”

  秦聲一頭霧水:“你說什麼?”

  “別裝了,花不是你送的?”

  “你不是斬釘截鐵地跟我說不要嘛,我怎麼還會送。” 秦聲在林儉的咖啡廳里,悠哉地轉著座椅調戲老婆,“今天什麼日子啊,這還沒到教師節呢,有人追你?”

  “是,有人追我。”肖笛說,“你危險了。”

  秦聲:“……”

  那天晚上,兩個人累成了泥攤在一塊,秦聲問肖笛:“你喜歡花的話,我給你送啊,天天送,變著花樣送,送到你不嫉妒了為止。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