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沒打算離婚》第55章

  在這兒陪護吃不好睡不好,從小養尊處優的秦聲哪吃得了這個苦。

  還要冒著被小護士撩撥的風險,要他著急趕回來做什麼。

  擦完身子,肖笛端著水盆出去了。

  秦淮不茍言笑的臉上漸漸浮現出笑容。

  他這個傻兒子,還真是有福氣。

  自己兒子的臭脾氣他知道,發起橫來誰也攔不住,當時為了氣他們,竟然領了個男人回來,還直接把證給領了。

  可就是他領回來的這個男人,把他制得服服貼貼,又對他呵護得無微不至。

  不舍得讓他干一點家務,吃的喝的都給端到眼前,冬天兒子不愛戴圍巾,就從國外“批發”了一沓名牌回來,逼著哄著也要他天天帶著。

  兒子生一場病,都給他急哭了。

  聽說還往身上紋了一把小提琴,光想想有多疼,秦淮就受不了。

  結婚幾年來,他們就沒紅過眼。

  如此恩愛,老爺子也別無所求了。

  所以他也是把肖笛當親兒子在疼。起初,他確實有想看看這個“兒媳婦”到底能做到什麼地步的卑劣想法,但這個想法馬上就被肖笛的所作所為打退了。

  這個“兒媳婦”是真的靠得住。

  把兒子交給他,一百二十個放心。

  這天秦父的弟弟來看望,秦淮便把弟弟留下了,勒令肖笛立刻回家休息,這兩天都不用過來了。

  -

  秦聲早就知道家里有事蠻著他,這幾天肖笛主動打給他的電話明顯減少,視頻總是轉語音接,問就是在科研室加班。

  騙傻子呢吧!

  他下了演奏就連夜坐了高鐵回來,到家時正是清晨,肖笛面朝著門的方向側睡,空調開到28度,他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短褲,夏涼被只堪堪護住肚子。

  皮膚白得跟凝脂一樣,纖細的小腿交疊,一只腳探出了床沿。

  手藏在被子里,似乎落在了小腹的紋身上。

  許是知道自己會回來,故意擺出這幅樣子來勾引。

  可床上的人又仿佛對自己的媚態渾然不覺,鼻息間發出輕輕的呼聲,睡得正安好。

  越是安好,越是能勾起秦聲的占有欲,特別想撲過去,把人給弄醒。

  激烈的思想斗爭后,秦聲嘆了口氣,小心翼翼地坐在床邊。

  肖笛心電感應一般睜開眼:“你回來啦,吃早飯了嗎?我做了粥。”

  “什麼時候做的?”秦聲問。

  “昨天晚上。”肖笛說,“倒計時的,八寶粥。”

  秦聲吸了吸鼻子:“這麼香,除了粥還有什麼?”

  “還有鴿子湯,”肖笛連人帶被地往秦聲懷里蹭,“不過是給爸熬的,你只能喝一點點。”

  秦聲立刻皺起眉來,緊張地問:“爸怎麼了?”

  肖笛討好地獻上自己的親吻,提前安撫易怒的愛人:“爸做了個手術,切掉一段大腸,你別擔心,以后只需要飲食上注意一些,沒什麼大影響。爸恢復得很快,馬上就能出院,怕你分心才沒告訴你。”

  秦聲的動作大幅度停住。

  “你怪我也行。”肖笛仰起脖子給他咬,“但別生氣。”

  他見不得秦聲皺眉。

  然而秦聲并沒有生氣,消化了事情的始末,專心吻懷里的人,連帶著半個月的思念一瀉而出。

  他的寶貝這麼好,寧愿自己辛苦也要讓他安心工作。

  這麼好,怎麼忍心苛責他。

  “那這幾天一直是你照顧?有沒有請護工?”秦聲問,“那些事情,你不是……”

  你不是有潔癖嗎?醫院那個地方那麼不衛生,做的又是照顧人的事情。

  “你爸,就是我爸。”肖笛說,“我怎麼會嫌自己爸呢。”

  秦聲只覺得心窩暖,他寶貝怎麼能這麼窩心。

  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這麼窩心的背后,是他“兒子”的地位不保。

  兩人來了醫院,肖笛放下鴿子湯,簡短交待幾句,跟秦父打了個招呼就去上班了。

  不食人間煙火的秦聲突然接手陪護工作,瞬間方寸大亂。

  什麼都不熟練,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要問。

  把親爹搞得頭嗡嗡作響。

  臨床的阿姨看不下去,問秦父:“秦大哥,你兒子有事?這是他朋友?”

  秦聲一邊盛鴿子湯一邊解釋:“阿姨,我就是他親兒子。”

  阿姨又轉向秦淮:“秦大哥,你兩個兒子啊?”

  “一個,”秦淮立馬否認,“這小子不是,兒子上班去了。”

  秦聲:“……”

  過了一會兒,醫生來查房,為首的白大褂見到儀表堂堂的生面孔不免多看了幾眼。

  收拾得這麼干凈利落、溜光水滑,哪像是來陪護的。

  倒像是來撩妹的。

  見生面孔管病人叫爸,白大褂便不疑有他地猜測出了二人的關系。

  “您跟那位大學老師,一家的?”白大褂問。

  “是,他是我愛人。”秦聲心生感動,總算有個明白人。

  “你岳父恢復得挺好的。”白大褂說,“這兩天再觀察一下,沒問題的話就可以出院了,一周之后回來拆線。”

  “我爸。”秦聲拉下臉來嚴肅地糾正,“我才是他兒子。”

  白大褂滿臉驚疑。

  “真的!”秦聲伸手比劃,“你看我倆長得不像嗎?難道他跟我爸像?”

  聞言,白大褂認真比對了下,發現還真是親父子,于是給秦聲比了個大拇指:“好眼光,有福氣。”

  秦聲:“……”

  又過了一會兒,護士來測數據。

  小護士眼尖,一眼就看到了秦聲無名指上的戒指,跟之前一直在這兒陪護的那位帥哥手上的,一模一樣。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