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沒打算離婚》第57章

  可此刻沈苑眼睛亮晶晶的,臉上還殘留趴著睡覺壓出的痕跡,這麼招人,林儉實在無法把那些話說出口。

  不但說不出口,他還動了點別的心思。

  “你們宿舍幾點關門?”林儉問。

  “十二點。”沈苑說。

  “反正回去你也進不去了,那麻煩你,送哥回趟家。”林儉把車鑰匙遞給沈苑,“哥喝酒了,開不了車。”

  上了車,林儉報了個地址就開始昏睡。

  沈苑開了導航,然而總是忍不住關心身邊那個人醉得怎麼樣,一心二用讓他頻頻出錯。

  在經過了N次重新規劃路線后,他終于把林儉送到了家門口。

  沈苑叫了幾聲“哥”,林儉都沒反應,他只好下車來扶他。

  林儉高沈苑幾公分,又身材健碩,沉沉地往沈苑身上靠,把小朋友搞得踉蹌連連。

  費了很大力氣從兜里摸出鑰匙開了門,兩個人卻齊齊摔在了玄關。

  沈苑爬起來開了燈,又把人扶到床上,累出了一身汗。

  真想在這兒洗個澡,他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冒犯的想法。

  轉頭看了眼近在咫尺的獨立衛浴,沈苑被自己的唐突想法嚇得一哆嗦,想要趁理智尚存趕快撤離,床上的人卻一伸手把他拽了回去。

  ……

  然后就沒再能走得了。

  翌日清晨。

  林儉先沈苑醒來,看到旁邊還在睡的小朋友以為自己在做夢,直到那熟悉的感覺卷土重來,腦袋開始鈍痛,他猛地掀開被子,去洗澡。

  浴室里,林儉狠狠踹了兩腳墻壁,連指甲劈了也沒察覺。

  他是怎麼就把人給睡了呢,睡了人不說,還睡了人第一次。

  真他媽是個畜生。

  也下得去手。

  可那孩子那麼乖,要親就給親,要弄也給弄。

  怎麼都行,什麼都好。

  喝了酒本就定力不足,那小崽子天天不知深淺地在他眼皮子底下晃,讓他怎麼把持得住。

  洗了澡,林儉圍了條浴巾出去,沈苑已經醒了坐在床邊,面色潮紅:“哥,早上好。”

  “那什麼……”林儉伸手斂了斂滴水的發梢,在床的另一側坐下,“昨天晚上……錯在我,都是我的錯,你想要什麼補償,我都可以給你。”

  林儉略微低著頭,不敢看那雙無辜的眼睛。

  “我不要什麼補償,哥。”沈苑抿著唇說,“我很開心。”

  這軟綿綿的回答像是在林儉的心上揪了一把。

  開心?他對自己下手的分寸太有數了,以往那些……不是弄出血來就是弄哭,他做起來是不管不顧的,昨天晚上的記憶有些模糊,但他隱約能感受到,沈苑被折騰得夠嗆。

  “疼麼?”林儉問。

  沈苑搖頭:“不疼!我還可以再來一次。”

  ……

  林儉:“好好說話。”

  “疼的。”沈苑纖白的手指抓著被角,眸子清澈得要滴出水來,又害羞又勇敢,“但很舒服。”

  林儉簡直不知道要怎麼跟他對話。

  沉默了半響,沈苑問他:“哥,那我們……”

  林儉倉惶跳起,浴巾險些掉地上,直截了當地回絕:“不行,你想的那個,不行。”

  “不行……”沈苑眨了眨眼睛,“也行啊,怎麼都行,哥,就這樣也行,我可以不用你負責的,也不會對任何人說。”

  林儉被他繞得頭暈,這孩子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也不行!”林儉高聲說,他必須打消他一切不健康的思想,幾乎是跪在床頭,扶著沈苑的肩膀,情真意切,“你聽哥說,都是哥的錯,哥不是好人,你打哥一頓或者扇哥兩下都行,這事兒,哥保證不會再有。

  一口一個哥,把沈苑的骨頭都叫酥了。

  沈苑含情脈脈地看著林儉,也不知道聽進去了沒有,他推開林儉低頭看:“哥你腳趾流血啦!藥箱在哪里,我幫你弄一下。”

  林儉:“……”他媽的都白說了。

  ☆、走火入魔

  沈苑不顧林儉的阻攔,從床上跳了下去,一瘸一拐地找藥箱。

  林儉跟在他后面:“我說話你聽見了沒?”

  “你腳趾流血了哥,”沈苑裝聽不懂,“讓我先幫你處理下,有什麼話你一會兒再說。”

  可林儉哪有什麼藥箱:“別找了,家里根本沒這東西。”

  沈苑發了個小呆:“我想起來了!我書包里有酒精濕巾和創可貼。”

  ……

  林儉也不知道這小孩給他施了什麼魔法,竟然鬼使神差地坐在沙發上讓人給清理傷口。

  沈苑先是用指甲鉗把劈掉的指甲剪掉,又拿酒精濕巾簡單消毒,然后捧起來輕輕吹了吹。

  “你……”林儉被他弄的瘙癢難耐,“你干什麼?”

  他竟然以為沈苑要親他,真是撞了邪了。

  沈苑不吹了,小心翼翼地拿起創可貼來裹,但他裹得很慢很輕,指尖像蝸牛一樣爬過腳面,搔癢的感覺瞬間從神經末梢密密麻麻地擴散開來。

  在最后完成的一秒,林儉忍無可忍地站了起來。

  然后一言不發地走了。

  等他冷靜下來買了早餐回家,沈苑已經不見了,只留了張字條——

  哥,我會當什麼都沒發生過,明天我也會按時上班的,你別多想,注意腳趾別沾水。

  ☆

  這之后,沈苑就真的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只字不提。

  只是看林儉的眼神依然熾熱,林儉也不閃躲,想看就大大方方地讓他看。

  反正看一下,也不會怎麼樣。

  但是整個咖啡廳的員工,乃至常來喝咖啡的客人都發現了端倪。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