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歲科學家沒病痛,主動要求安樂!他說:我只想有尊嚴地離去

delightW11 2022/11/03 檢舉 我要評論

2018年5月,104歲的科學家——大衛·古道爾,從澳洲的家中前往瑞典,自愿「安樂s」的消息,驚動了全世界!

世界的主流媒體,紛紛跟蹤報道,并特別為老人舉行了告別發布會,向世界宣布了老人安樂s的時間、以及安樂s的相關過程。

雖說安樂s,尚未在全球普及,但在如今的世界,并不鮮見。

為什麼世界媒體,對一個百歲老人的「安樂s」,如此熱衷、如此興師動眾呢?

離世前一周的新聞發布會

眾所周知,選擇安樂s的人,大都是無法救治的病人,他們被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才自愿無痛苦地結束生命。

而大衛·古道爾老人,卻和以往自愿「安樂s」的病人不同:

他雖因衰老導致行動不便,但并沒有致命的疾病,也沒有常見的老年性的疼痛;

借助工具他仍能行走,而且思維敏捷,談吐清晰,精神正常;

在102歲之前,他一直堅持在大學上班,他的狀態,和同齡老人相比,算是比較健康。

他的行為,不僅令世界媒體困惑,也讓世人感到不解:

作為一個長壽、又身心相對健康的老人,他功成名就、受人尊重、生活富足、子孫成群,不好好繼續生活,為何一心求s?

在這個普遍追求長壽的年代,活到104歲,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他為何不愿長壽?

即便不追求長壽,那麼自然s亡不好麼?他為何要不遠萬里、花費重金、飛往瑞士實施「安樂s」呢?

如果深入地了解大衛·古道爾老人(以下簡稱古道爾) ,就不難理解他的選擇了。

古道爾,1914年4月出生在英國倫敦,剛滿百天,就趕上一戰,青年時代又趕上了二戰。

在炮火連天的硝煙里長大,他并沒有悲觀消極,反而對這個世界,始終充滿了好奇和熱愛,他自小就喜歡穿行在山水草木之間,迷戀大自然中的各種生物。

上學后,他一直是學霸,在倫敦大學讀書時,一口氣拿下了3個博士學位。

大學畢業后,他獨自一人,去世界四處游覽,最后喜歡上了澳洲。1948年,他和全家人一起移民澳洲。

和第二任妻子一起

34歲時,他已是墨爾本大學的教授了,之后又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和猶他州的大學任教過。

他大半生的時間,都在叢林、沙漠、海洋、濕地里穿梭、調研,是澳洲著名的植物學家和生態學家。

1979年,65歲古道爾退休了,卻退而不休。

退休后,他仍熱衷于科研工作,編撰了一部500多人參與、多達30冊的《世界生態系統》系列叢書,100歲還在SCI期刊上發表論文。

除此之外,他經常一個人坐著小船去海上觀察海豹,或是跑到無人的小島上探索生物。

叢林考察

101歲,還獨自坐火車,去澳洲各地考察生態環境;102歲,在女兒陪同下,仍堅持去60公里以外的無人島,進行海灘調研。

與此同時,他一直在知名的伊迪斯科文大學擔任名譽研究員,搞學術研究,輔導博士研究生等;

盡管這個工作一分報酬沒有,他仍然樂在其中,堅持了20多年,直到102歲被辭退。

102歲去調研

這樣一個「工作狂人」,并不是呆板無趣的書呆子,他興趣愛好廣泛。

除了一生熱愛的工作以外,94歲之前,他喜歡打網球;喜歡和老友聚會,喜歡讀莎士比亞,喜歡朗誦經典詩句;

而且他還酷愛戲劇表演,曾是一個業余劇團的演員,經常和一群年輕演員演戲。

90多歲和年輕人一起演戲

一生癡迷于科研和個人愛好的古道爾,卻不善于經營家庭生活。

古道爾一生結過3次婚,在人生后期的很長時間里,他都獨自居住在一個一室一廳的小公寓內。

他在三段婚姻里,共孕育了4個孩子和12個孫子。

女兒曾評價父親,稱他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也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但卻是一個合格的科學家。

雖然他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但他敬業、努力、執著、獨立,晚輩都以他為傲,都很愛他。

和家人一起

縱觀古道爾的人生,他一直過得挺幸福,但自從90歲以后,幸福和快樂,就離他越來越遠。

他曾對記者說過,90歲之前,他對生活很滿意,但從90歲以后,他就很難享受到生活的樂趣和快樂了!

因為體力不夠,他不能再打網球了;

因為視力不好,會影響到閱讀和工作;

94歲被收回駕照后,他無法外出參加每周末晚上的排練和演出了;

同齡人一個一個地都走了,可以一起喝茶、談心的朋友幾乎沒有了!

特別是在102歲時,他被無償工作了20年的大學辭退,他感到無比沮喪。

在102歲之前,每周四天,他都會背上雙肩包,轉兩趟公交車和一趟火車,耗時一個半小時,去伊迪斯科文大學上班;

雖沒工資,但他仍舊風雨無阻,不遲到、不早退,因為無私、敬業,他還上過澳洲頭條。

2016年,大學委婉地勸說他終止工作,理由是怕年紀太大,通勤時發生意外。

學校是好意,但古道爾無法接受,學校只好象征性地在他家附近,為他安排一間辦公室,同意他一個人在那里辦公。

不能去學校和同事、學生們在一起,這讓他很不開心,但也沒更好的辦法。

而最糟糕的是104歲時,他摔了一跤后,不能獨立工作和生活了,這讓他了無生趣。

2018年初,104歲的古道爾不小心摔了一跤,努力了好久都沒站起來,電話又沒在身邊,獨自生活的他,等到被清潔工發現時,已在地板上躺了兩天。

雖然身體只是輕微擦傷,并無大礙,但醫生要求他此后,不能獨自生活,更不能獨自外出,建議他請個護工,或者去養老院生活。

他的小公寓

近兩年在家附近一個人辦公,古道爾已力不從心,因為視力越來越差,他看不清電子郵件和書籍,工作徹底干不了啦。

而摔倒之后,需要工具才能行走,他每天坐在輪椅上,除了吃,就是坐著。

他再也不能隨意游走于田野間了,他再也不能搞科研了!

衰老的只是身體,靈魂并未衰老,年輕的靈魂被困在日漸衰老的身體里,這讓他痛苦不堪!

被人照顧,失去獨立生活的能力,對他來說,這種生活不只是不快樂,而是沒尊嚴,簡直生不如s!

于是他開始了醞釀很久的「s亡」計劃。

他認為他的生命,在94歲失去駕照的時候,就該結束,因為他喪失了太多的自主權,不能自由生活,他無法忍受,他很后悔活到現在。

所以這一次,他堅決地要離開。他三次吃藥自盡,都沒成功,只好求助專業的安樂s機構。

20年前,在他80多歲時,參加了一個「非營利幫助人們安樂s」組織,他和該組織的創始人菲利普·尼特舍克,是多年的朋友。

作為老成員,他向老朋友提出申請后,該組織為他快速眾籌到$20000多元,作為他赴瑞士接受安樂s的經費。(注:因為當時的澳洲沒有安樂s)

對此,他的子孫們,開始完全不能接受,但得知古道爾的真實想法后,最終都表示理解和支持。

他的一個女兒是心理學家,她說自己非常不愿父親離去,但尊重父親的選擇,從某種角度看,也許不是件壞事。

4月4號,在他104歲生日會上,來賓都祝福他健康長壽,生日快樂,并讓他許個生日愿望,他說,他一點都不快樂,活到這麼大歲數,并不值得慶祝,他的愿望是早點s去。

為了快點完成老人的心愿,5月2日,古道爾在親人陪伴下,踏上了飛往瑞士的「求s」之旅。

親人們都面色凝重,而他卻格外開心,還特意穿上一件胸口寫著「沒尊嚴老去」字樣的黑色外衣,調侃自己。

沒有疾病,卻要安樂s,他的特立獨行,吸引了一眾媒體,記者們一路追隨他到瑞士。

在安樂s的前一天,媒體為他舉辦了臨終新聞發布會。對此,古道爾沒興趣,但依然配合。

他不厭其煩地對采訪者解釋安樂s的原因:太老了,看不見了,走不動了,不能做喜歡的事了,是時候離開了!

有記者問他生命的意義?

他說生命只是一種自然現象,活著感受并享受一切,s后歸于塵土。

有記者對他即將s亡表示難過,問他懼怕s亡嗎?

他說,為什麼要因此而傷心呢,他不覺得s是一種殘酷的事,而是一件自然的事,他既不恐懼,也不難過,真正難過的是你想s,卻s不了。

你最后的愿望是什麼?有記者問他。

思索一會兒,他說希望醫生最后扎針的時候,能扎準點兒!

5月10日,是古道爾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后一天——他在中午時分被「安樂s」!

在前往診所的路上,古道心情不錯,甚至還有些興奮。

他對老朋友菲利普·尼特舍克說,地球正陷在困境里,因為人口太多了!而全球變暖的危機,讓他對地球的未來充滿憂慮。

到了診所后,為了確保安樂s完全是自愿行為,在視訊的記錄下,醫生特意讓他回答了四個問題:

你是誰?你的生日是哪天?你為什麼來到這里?你用藥之后,你知道會有什麼后果嗎?

古德爾快速準確地答完問題后,醫生把安樂s輸液管的開關,交到了他的手上。

隨后根據他的意愿,播放了貝多芬的《歡樂頌》。

而古德爾接過開關,絲毫沒有猶豫,他滑動了開關后,就閉上了眼睛,他的子女們開始輕聲啜泣。

大概30秒后,古德爾突然睜開眼睛大聲說:「這花的時間也太長了吧!」

讓在場的人,全都怔住了,這個調皮的老頭,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還不忘了幽默!

大約3分鐘后,老人悄無聲息了,他徹底地離開了人世。

古道爾老人生前,授權媒體播放他安樂s的過程,他希望通過自己,引起社會廣泛的重視和思考:

第一、安樂s,是輕賤生命,還是尊重生命?

他認為,讓人有尊嚴地s去,也是對生命的尊重。

第二、安樂s只適用于絕癥患者,合理嗎?

他認為,安樂s不應只針對肉身備受折磨的生命,對于那些心靈飽受痛苦的人,心理上痛苦不堪的人也適用。

第三、人生暮年,人是否有自主權,決定自己如何告別世界?

他認為,一個人完成了家庭和社會的責任,老年階段告別世界的方式,應自主選擇,應受到尊重。

第四、安樂s是應不應該普及?

他認為,安樂s不應只是少數人的權利,不應只是富人的權利,應該屬于大多數人。

如今古道爾老人已經離開四年了,對于安樂s,人們仍爭論不休。

支持的聲音越來越多,而反對的聲音也依然不小。

澳洲在老人去世一年后,2019年對安樂s正式合法化,但對于老人這種身體情況的,還是不符合其要求。

其實,對于安樂s的是非對錯,每個人的心中自有答案。

對此,我認為尊嚴,是人生最為寶貴的東西,每一個生命都該被尊重,無論生或者s。

特別是活著的時候,怎樣好好地過一生,以什麼樣的姿態、以什麼樣的心態過一生,這更值得思索!

就像古道爾老人一樣:

活著的時候,擁有一份熱愛的工作,全心投入,不圖名利,不計得失,哪怕沒報酬,也甘之若飴;

擁有幾個興趣愛好,擁有三兩知己,不被物欲控制,知足常樂,哪怕住在小房子里,哪怕一個人生活,日子也能過得滿心歡喜;

擁有一個有趣的靈魂和一個豁達的心態,哪怕面對s亡,還能調侃自己(自稱沒尊嚴的老去),還能逗笑別人(s到臨頭,還嫌時間太長),還能憂國憂民(赴s的路上,竟還在為地球的未來,憂心忡忡)!

而面對s亡的時候,坦然面對,不哭哭啼啼,無所畏懼,留有最后的體面,從容離去。

總之,活好這一生,有尊嚴地離去,如此,才對得起生命,才不枉此生!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