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小混混到身家百億,曾跟賭王競爭賭牌,晚年發現兒女并非親生

delightW11 2022/10/22 檢舉 我要評論

#秋日生活打卡季#

他在香港,不過是一名毫不起眼的古惑仔,后來到了澳門,卻變成了大富豪;

他身家數百億,還曾經和賭王何鴻燊競爭過賭牌,但年過半百之后,才知道自己精心培育的孩子和自己沒有血緣關系。

他就是澳門賭廳的巨頭、14K大佬「街市偉」。

1957年,「街市偉」出生在香港新界大帽山的一戶貧苦人家,原名吳偉。

由于家里太窮,吳偉早早地走出校園,到菜市場幫父母賣豬肉。

那年頭,黑道無所不入,菜市場也是需要交保護費的。

吳偉善于觀察,在他看來,豬肉攤一天累死累活也賺不了多少錢,反而這些是這些收保護費的人,不需要怎麼出力,卻能高高在上。

沒多久,吳偉懷著美好的憧憬加入了14K,那時候的14K風頭正盛,力壓和勝和與新義安,穩坐「香港第一黑幫」。

可吳偉加入了社團后才發現,一切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樣,他初出茅廬,沒有人脈,也不是很能打,豬肉攤反而收入還高一些。

一次,吳偉和人吵架,抄起攤子上的殺豬刀砍了對方幾刀,架是打贏了,但他也開啟了逃亡之旅,逃到了菲律賓。

正所謂「樹挪死,人挪活」。到了菲律賓后,吳偉發現「賭」這一門生意大有可為,開了賭檔,從此腰纏萬貫,數年后已經是小有名氣的賭業巨鱷。

彼時澳門賭王何鴻燊身邊正好缺少有能耐的干將,聽聞吳偉有能力,便熱情地邀請他到澳門幫忙打理賭廳。

就這樣,吳偉又從菲律賓來到了澳門發展。

吳偉到了澳門之后,開始為何鴻燊管理部分賭廳,吳偉創業多年,對付這些事情自然是手到擒來。

由于吳偉早年就拜在14K的「黑無常」門下,因此一些何鴻燊不便出面的江湖場合,都會讓吳偉作為代表出席,從此吳偉在澳門江湖中的地位節節攀升。

后來,因為生意上的原因,吳偉與何鴻燊的另一位得力干將相識,她就是司徒玉蓮。

司徒玉蓮日后在澳門呼風喚雨,江湖人稱其為「澳門大家姐」、「澳門女賭王」。

司徒玉蓮和吳偉的經歷很相似,也在香港混不下去,跑到澳門后走上發達之路。

剛到澳門的司徒玉蓮無依無靠,好在有個好哥哥「胡須勇」,「胡須勇」是14K的「毅字堆」話事人,江湖地位極高,可謂是手眼通天的人物。

在「胡須勇」的幫助下,司徒玉蓮才得以到何鴻燊手底下工作,當然,司徒玉蓮自身的能力也很強,這才是她能上位最大的依仗。

或許是命運的安排,吳偉和司徒玉蓮有著同樣的遭遇,倆人一起共事日久生情。

司徒玉蓮比吳偉還大9歲,在香港時曾嫁給一位富商,生下三個孩子,后來因種種原因離了婚,獨自帶著三個孩子到澳門發展。

沒多久,吳偉就住進了司徒玉蓮家里。可司徒玉蓮家卻還有三個孩子,孩子們對吳偉這個人沒有任何好感,甚至還是討厭。

何鴻燊在1988年的時候,開始推行「包廳制」和「疊馬制度」,這里頭大有門道,傭金抽成引來各路江湖勢力開啟了數年的大亂斗。

吳偉和司徒玉蓮成為最早包賭廳的人,也是第一批靠著「包廳制」賺得盆滿缽滿的人。

不過,澳門14K大佬「摩頂平」也在覬覦這塊大蛋糕,「摩頂平」的手下很多,足有上千人之多,對于吳偉和司徒玉蓮自然是很大的威脅。

1989年,吳偉背地里支持「摩頂平」的死對頭「崩牙駒」,借著「崩牙駒」的手,將「摩頂平」趕出了澳門。

此后,吳偉和司徒玉蓮的賭廳蒸蒸日上,在江湖中,司徒玉蓮還被稱為「澳門女賭王」。吳偉心里卻開始不舒服了,因為在許多人眼里,吳偉能上位,靠的是司徒玉蓮,而江湖人更多稱他為「街市偉」,這個綽號代表著他的出身低微。

1995年,吳偉開始有了自己發展的念頭,他偷偷租下鉆石賭廳,并暗中將司徒玉蓮的客戶拉到自己的賭廳里,暗地里搞小動作搶生意。

沒多久,吳偉還背著司徒玉蓮有了新歡,當司徒玉蓮接到爆料電話,到酒店里查房的時候才發現,吳偉的新歡竟然還是自己的閨蜜,從此倆人分道揚鑣、離了婚。

吳偉的事業并沒有因為司徒玉蓮的離去受到多大的影響,他羽翼已豐,早已不是當年在菜市場的那個「街市偉」。

另一邊,早年吳偉扶持的「崩牙駒」生意一步步做大,同時也逐漸成了吳偉的心腹大患。

吳偉先是找來香港這邊有實力的社團到澳門瓜分「崩牙駒」的地盤,原以為這些個「猛龍」可以殺一殺「崩牙駒」的銳氣,誰知道,「崩牙駒」這條「地頭蛇」更厲害,將這些「過江猛龍」一個個擊退,其中就有新義安的向華強兄弟們。

吳偉看外來的社團壓不住「崩牙駒」,再次出招,找到本土可以和「崩牙駒」實力相媲美的「水房賴」。「水房賴」和「崩牙駒」原本是好友,自幼還組成了「七小福」的組合,但是在吳偉承諾的巨大利益下,「水房賴」放下所謂的「兄弟情誼」,與「崩牙駒」大戰了數年。

但「崩牙駒」日后能被稱為「澳葡教父」自然是有過人之處,先是處于劣勢,后來又絕地翻盤,將「水房賴」趕出澳門。

1997年,吳偉直面「崩牙駒」,倆人正式撕破臉皮,短短幾個月間,倆人刀光劍影不下百次,手底下人死傷好幾十個。

從這些摩擦來看,吳偉是始終處于劣勢的。比如,吳偉的鉆石賭廳門口,天天都有「崩牙駒」的馬仔去當「門神」,有賭客要進去耍兩把,「門神」就會警告,讓賭客小心點,或者告訴他里面這家賭廳會出老千等等,這嚴重地影響了吳偉賭廳的生意。

后來吳偉買下新世紀酒店,重新裝修后開業當日,「崩牙駒」派出馬仔帶著AK47到門口一通亂掃,給吳偉來了一個「大驚喜」。

吳偉沒有驚喜,只有驚嚇,斗不過「崩牙駒」,只要跑到發家之地菲律賓發展。

1998年,權勢滔天的「崩牙駒」太過膨脹,炸了長官白德安的車,被捕后判了13年。

「崩牙駒」一走,對于吳偉和「水房賴」都是天大的好消息,倆人都重回澳門。

吳偉這次回來,不再參與江湖事務,而是專心經營自己的酒店。

為了擺脫「街市偉」這個含有貶義的外號,吳偉提升了自己的形象,在人前往往是西裝革履一副事業有成的樣子。

2000年,賭王四姨太梁安琪組織了一場活動,各路大咖云集,而在這次聚會中,吳偉再次遇到了司徒玉蓮。

倆人重逢后都有些尷尬,那是一種想見又不想見的感覺,吳偉先開口,問了司徒玉蓮的近況。

事實上,司徒玉蓮雖然在愛情上遇到了一些麻煩,但是她的事業卻是一帆風順。雖然從吳偉口中得知吳偉已經有了新歡,那位「搞事婆」陳美歡,但再次見了吳偉,回想起以往的種種,司徒玉蓮內心再次泛起了波瀾。

不久后,與吳偉舊情復燃的司徒玉蓮從喝醉的兒子曾昭武口中得知,當年自己接到電話去查吳偉的房,那個電話是別人在自己的孩子授意下打的,司徒玉蓮極為惱怒,決心與吳偉重拾舊情。

2002年,澳門的賭牌到期,一分為三,賭王何鴻燊再也不能壟斷賭業。

賭牌競拍時,吳偉成立自己的公司,與賭王競爭賭牌。當然,這次競爭很激烈,除了賭王,其他競爭者的背景也很強大。

如香港的大劉與龔心如聯手的公司,還有外資拉斯維加斯的賭業巨頭。

后來除了賭王拿下一張牌照,其他牌照皆落入了外資手里,吳偉只能無功而返。

2004年,吳偉的生意遇到了困難,酒店業務下降嚴重,想著把新世紀酒店改造成「希臘神話」娛樂場,并做出一系列的改變。

如今澳門口岸有很多免費的班車,這些班車通往各個賭廳,這其實是吳偉想出來的,并將這些巴士稱為「發財巴」,寓意坐著巴士到目的地發財,事實上賭客往往輸得是更多。當然,這一舉措極為有效,方便了不少游客。

但是當年想要實行這樣的計劃,可是需要有大量的資金支持,吳偉那時候手頭緊,有想法卻無法完成,好在司徒玉蓮知道吳偉的難處,二話不說,掏出一千三百萬讓吳偉放手大干一場。

2005年,吳偉為司徒玉蓮慶祝生日,在酒店里擺下9桌,請了百來個人到場給愛人祝壽。

可當晚大家吃完酒席回家后,幾乎所有人都出現了食物中毒的癥狀,經過調查才知道,原來這事是司徒玉蓮三個孩子做的,當晚三個孩子都沒有出席參加自己母親的生日。

不難看出,這三個孩子對吳偉的恨意極大,連母親都不放過。經過此事后,司徒玉蓮也打消了跟吳偉和好的念頭。

2007年,吳偉陷入多起訴訟,他把自己的財產全部轉到了她的愛人陳美歡的名下。而在度過了危機之后,那些財產再也沒有重回他名下。

原來,早些年吳偉跟陳美歡生下孩子,還是一對龍鳳胎,吳偉一次性就兒女雙全,那感覺簡直是站在人生巔峰。

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2012年時,可能覺得孩子不像自己,吳偉帶著孩子去做了個DNA比對,發現兩個孩子都不是他親生的。

這可把吳偉給氣壞了,精心呵護這麼多年的孩子,竟然是別人的,自己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開始被戴了綠帽。

氣急敗壞之下,吳偉跟陳美歡撕破臉,倆人開始一場搶財產大戰。

2012年6月24日晚上,吳偉帶著女秘書在新世紀酒店樓下吃起了寧波菜,突然一輛五菱宏光緩緩開到酒店門口,車門一開,六個蒙面大漢急速沖入酒店將吳偉打倒在地,其中一個還帶著320斤的擂鼓甕金錘,直接砸在吳偉的大腿上,直到吳偉斷了腿,這些大漢們才匆匆離去。

這件事大家紛紛猜測是陳美歡搞的鬼,但卻一直查不到。

感到澳門不安全的吳偉則跑回香港老家,并發出豪氣的江湖懸紅,只要提供有效線索的人,就給一千萬,找到了兇手他再另外給一個億!

另一邊,陳美歡霸占了吳偉的新世紀酒店,但她卻不善經營,新世紀酒店原本的定位是五星級酒店,可到了陳美歡手里,卻成了廉價旅館,后來遭到強行關停。

幾年下來,陳美歡在港澳地區已是負債累累,新世紀酒店被她拿出來當抵押物,15個億抵給了洗米華,每天光利息就得上千萬。

2015年,陳美歡連利息都付不出了,洗米華接管了新世紀酒店,但此時吳偉又重回澳門了。

他回到自己在酒店的辦公室,指出當初酒店當作抵押是陳美歡的個人行為,并起訴,洗米華對此也無可奈何。

過后,吳偉再和陳美歡進行一系列訴訟,終于奪回酒店的所有權,并且面對高額的訴訟費,負債累累的陳美歡只能服軟。

如今,吳偉已是六十多歲的老年人,身家數百億。

不過,在江湖上,吳偉的名聲實在是太臭了,曾經賭王何鴻燊的干兒子何大志就在采訪中說過,他說:「街市偉就是一個懶人,沒有江湖道義,用完人就扔。」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