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89歲殘障父親10年,66歲大叔崩潰大哭:爸您再不走,我就得走了

delightW11 2023/01/18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

大家都明白這樣一個道理,那就是,父母含辛茹苦把子女拉扯長大成人,父母對子女有養育之恩。因此,父母在老了以后,或者是疾病纏身時,子女就應該在第一時間站出來,然后主動承擔起伺候父母的重任來。這是為人子女者應盡的責任和本分。

但前提條件是,子女必須要有條件和能力去贍養自己的父母,那麼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因為贍養父母不僅僅就只是動動嘴那麼簡單,反倒是,如果子女想要去贍養自己的父母,子女就要付出自己的身體、時間、精力和金錢都諸多東西才行,滿足不了這些條件,子女想贍養父母就是一句空話。

可在現實生活當中,我們有些做子女,卻恰恰根本就滿足上面這些條件,但即便如此,他們卻還是要承擔起贍養父母的重任來。雖然他們也不想這樣,可他們卻沒有更好的選擇,只是如此一來,那麼在以后的時間里面,子女的日子和生活必然就會過得非常艱難和痛苦。

關大叔今年已經66歲了,在外人看來,以關大叔這個歲數來講的話,他現在就應該是,在家好好享受幸福晚年生活才對,可實際情況卻并非如此。因為他還有一個89歲高齡的癱(瘓)父親需要他去伺候,而這一伺候就是整整10年時間,這讓他苦不堪言。他差點都要崩潰了,于是他就對父親大哭道:「爸,妳再不走,我就要走了」。

66歲關大叔的自述:

我是關大叔,我今年已經66歲了,年輕時我在某單位上班,55歲時我從單位正式退休,原本我想著自己在單位辛辛苦苦工作幾十年了,現在終于退休了,我以后就可以和老伴一起去好好享受生活了,雖然我的退休金并不是很高,可我卻并沒有那樣的好命,反倒是我之后的每一天,基本上都是在痛苦當中度過。

十年前,從單位正式辦完退休手續后,老伴就做了一大桌子的飯菜為我慶祝,當時我的心里也是非常的高興,于是我就對老伴說,在以后的時間里面,我啥也不干了,就在家好好陪他,畢竟這些年,我對老伴的虧欠實在是太多了,我應該好好彌補一下老伴,老伴也隨即對我露出幸福滿意的笑容。

但第二天中午,我正坐在沙發上面看電視,突然老家鄰居給我打來電話,他說我的老父親臉色特別難看,讓我趕緊回家,幸虧老家離縣城并不是很遠,于是我就趕緊和老伴叫了個車,然后把老父親接到縣城醫院去檢查身體,我本以為這是老父親年齡大了所致,他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可事后醫生卻對我講,他們通過檢查認為我父親,應該是得了一種很不好的病,雖然沒有什麼生命危險,但他很有可能會徹底癱(瘓)在床,需要有人在身邊寸步不離的伺候,他們讓我提早有個思想準備,醫生的話差點驚掉我的下巴。

果不其然,父親在醫院住了兩個月后,就果真癱(瘓)了,那麼再在醫院住下去也是一點意思都沒有,于是醫生就讓我們把父親接回家伺候,只是在面對以后,到底該如何伺候父親這一問題時,我卻犯了難。

因為父親一共有我們三個子女,我是家中的老大,我下面還有兩個妹妹,一個妹妹就嫁在我們隔壁縣城,還有一個妹妹則是嫁在了離家幾千里的外地,期初我的計劃是,我是家里的老大,同時我還是家里唯一的兒子,因此,我一個人伺候父親一年,兩個妹妹每人伺候父親半年,這樣輪流著來。

我自認為自己的這一安排是非常公平合理的,可讓我沒想到的是,二妹說自己家地方小,根本住不下父親,而且她公婆也早已住到她們家了,三妹則說她離家實在是太遠了,老父親來回這樣折騰恐怕會對他身體不利,我的心里很清楚,兩個妹妹之所以會這樣說,完全就只是想給自己找個不去伺候老父親的理由罷了。

我一氣之下就決定,不靠兩個妹妹了,以后我就自己一個人去伺候父親。當然了為這事,我也是沒少給老伴做工作,好在老伴最后還是同意了,而在此之前,我就覺得伺候老父親能有什麼難的?可之后我才發現,伺候老父親的難度遠超我的想象。

原本我的退休金雖然不是很多,但維持我和老伴的日常生活,還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可自從父親來了之后,因為父親不僅每天都要吃藥,而且我還要為父親購買紙尿褲和其它各種營養品等,因此,我的這點退休金一下子就變得杯水車薪,甚至于有時連生活都成問題。

期初,我是想讓兒子資助我們一點,可後來考慮到兒子這些年過得也不容易,他不僅每個月有幾千塊錢的房貸要還,同時他還有兩個孩子正在上學,這些都需要花錢,我幫不了兒子也就算了,可我也絕對不能再去麻煩兒子了。

于是我就只能向兩個妹妹張口,後來兩個妹妹就決定,以后美人每月給我拿5千塊錢,可即便如此,我還是感覺自己手里的錢不夠用,于是乎在以后的時間里面,我根本生活就只能是把一分錢掰成幾瓣花,不然的話,我還能怎樣。

父親自從徹底癱(瘓)在床后,他一丁點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沒有,他什麼都做不了,恐怕他唯一能動的就只有一張嘴,只是如此一來,就把我給害苦了,因為在以后的時間里面,我就必須要寸步不離的在老父親身體伺候他,包括給他喂飯,翻身,擦拭身體和為他還紙尿褲等一切的事情。

說句毫不夸張的話,在伺候父親整整10年時間里面,我基本上就從來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吃過一頓省心飯,心里每天都是提心吊膽的,精神高度緊張,因為父親這樣或者是那樣的事情,等著我去處理,我稍微晚點,父親不是大喊大叫,就是對我胡亂發脾氣。

不僅如此,也因為要24小時照顧父親,之后,因為時間不允許,我也就徹底斷了自己的交際圈,平時朋友游玩聚會,或者是親朋好友的紅白喜事等諸多事情叫我去參加什麼的,我也會統統選擇拒絕,別人還因為我在擺架子,可實際上,我心里的委屈和痛苦就只有自己知道。

最重要的是,因為長時間去照顧父親,我的頭髮全都白了,背也駝了,腰也直不起來了,身體和精神狀況也變得有些恍惚,我整個人也變得是越發消瘦,不知情的人,還因為我是另外一個人。

有一次,我去外面辦事,老遠我就看見了一個朋友,于是我就趕緊跑上前去跟人打招呼,可對方卻當場愣住了,因為我現在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他根本就沒有認出來,後來在我的不斷提醒下,他才逐漸把我認出來,事后,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出來了。

說實話,在此之前,我是一個性格特別開朗的人,而且我還有特別廣泛的興趣愛好,什麼唱歌,跳舞,釣魚和下棋等,我都特別擅長和喜歡,可自從我主動承擔起照顧老父親的重任來,至此,這些事情就都統統離我而去,同時我的性格也是變得特別古怪,我動不動就會對老伴發脾氣,雖然我也知道自己這麼做不對,可我卻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有時候,我看見自己的朋友圈里面,別人不是帶著家人出門去旅游,就是在家侍弄花草,溜貓逗狗,或者是在干自己喜歡的事情,我當時除了羨慕就還是羨慕,而我的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因為要伺候父親的話,說不定我現在的日子就會跟他們一樣,要多瀟灑就有多瀟灑。

在剛開始的時候,我就并沒有過多的去麻煩自己的老伴,而是獨自一人去伺候父親,一方面原因是,我自己完全有能力把父親伺候好,還有一方面原因是,兒媳去伺候老公公,這多少就會有些不太方便,最重要的是,老伴的身體也不是很好,可後來,或許是我身體逐漸變差的原因,因此在伺候父親的時候,我就變得非常吃力。

老伴看見我這樣,她也非常心疼我,于是她就決定和我一起去伺候父親,我本不想連累老伴,可見老伴的態度非常堅決,我只好同意了,也因為有了老伴的幫助,因此,之后在伺候父親時,我一下子就輕松了許多,可老伴卻跟著我糟了不少的罪。

四年前的一天晚上,老伴就這樣沒有醒來,她走的時候非常安詳,雖然之前老伴的身體就并不是很好,但其實我的心里比誰都清楚,如果老伴要不是跟我一起去伺候父親的話,那麼正常情況下,她絕不可能這麼早離開。

本來,在此之前還有老伴跟我一起去伺候父親,我的壓力還能小點,可現如今,老伴走了,那麼在以后的時間里面,家里就只剩下我和父親兩個人,同時以后照顧父親的這副重擔,也將徹底落在我一個人肩上。

時間久了之后,我的精神狀況就出現了問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抑郁了還是怎麼了,反正我的脾氣就變得特別暴躁,有時候我還會亂扔東西,同時在伺候父親時,我也是變得一點耐心都沒有,父親但凡不聽話,或者是做了什麼錯事,我立馬就對對他一陣數落,有時我還會做出更加過激的事情。

而與此相對應的是,我的身體也是每況愈下,甚至于就是逐漸的走下坡路,以前我的身體是不好,可我還能克制住,但後來就不行了,我整天不是這疼就是那疼,有時還會渾身疼痛,可我卻沒時間去醫院檢查身體,因為父親身邊離不開人,因此,我就只能先買點藥,簡單對付一下。

直到今年上半年的一天,剛伺候父親吃完飯,我正準備躺在沙發上面休息一會,突然我就感到自己頭暈目眩,渾身難受,轉眼間的功夫,我渾身都濕透了,同時我的身上也是一點力氣都沒有,當時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我只能試著先讓自己冷靜下來。

隨后等我身體稍微有點好轉,我就趕緊撥打了醫院的急救電話,而剛上了救護車,我就暈倒了,等我醒來后,我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面,旁邊則站著我的兒子和兒媳,他倆見我終于醒過來了,他們也是長舒一口氣。

之后,我的檢查結果也出來了,醫生就對我講,我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癥狀,全都是我這些年積勞成疾所致,短時間內我的身體或許還不會出現什麼大的問題,可如果我以后毅然還是老樣子的話,那麼以后我的身體就很有可能會出現其它危險,因此,他們就讓我必須重視起來。

本來生病以后,我的心情就非常糟糕,那麼醫生的這番話,就讓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畢竟在這10年時間里面,我的日子根本就不是常人所過得,于是我的情緒瞬間就失控了,緊接著我也不管病房里面還有很多的人,我立馬就大哭著說道:「爸,妳再不走,我就要走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而說完這些,我就緊緊的依偎在兒子的懷中啼哭起來,周圍人也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他們也不知道我到底怎麼了,再後來,89歲的老父親就被我們兄妹三個送到了養老院去照顧,費用也由我們三個來平攤,即便我也不想這樣,可我只能如此,希望父親不要怨我,畢竟我已經盡力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