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出于好心把「17坪」兩居室房子「借給同事」結婚,18年后得知:「房子已被賣掉」...誰知道他們翻臉不認賬!

2021年4月7日, 某居民住宅。

「爸,你看你做的好事,房子明明是我們的,所有證件都在我們手上,咋就被人騙走了?」

82歲高齡的吳成貴大爺低著頭,懺愧地聽著兒媳的埋怨,自己也一個頭兩個大。

原來,2003年,吳大爺出于善心,將一套17坪的兩居室借給同事,當作婚房。

誰料,18年后,當吳大爺準備收回房子時,竟發現里面已經住了幾個陌生人,對方還揚言自己與房東正式簽訂了房屋買賣協議,反而斥責吳大爺是騙子。

吳大爺年事已高,急火攻心,只能求助記者。

那麼,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麼?曾經借房的同事又到哪去了?

單位福利房

「爸,我們沒有要趕你走的意思,可房子統共就30坪,三代人都擠在這,娃正在慢慢長大,空間肯定是不夠的呀!」兒媳試探地說。

「我明白,我還有套房子,會盡快搬出去。」吳大爺嘆息道。

吳大爺和兒媳

原來,自打老伴去世,吳大爺便一直與兒子一家生活在一起。

自古婆媳關系難處,可在吳家,公公與兒媳之間也問題重重。兒媳認為與吳大爺住在一起不方便,吳大爺也覺得與年輕一輩之間存在較大代溝。

一來二去,明里暗里,兩人沒少發生矛盾。為了圖個清靜,吳大爺打算自個兒搬出去獨居。至于居住的房子,則是18年前單位分配的福利房。

吳大爺曾是 鐵路局的一名職工,在馬角壩機務段工作。

退休前夕,單位為了犒勞員工,發了一波福利。凡是鐵路局職工,均可繳納一筆費用,獲得一套性價比高的福利房。

吳大爺的福利房

「福利房是1991年修建的,采取集資建房的形式,鐵路局出一點,分局出一點,站段出一點,職工個人出一點。」吳大爺說。

不過,政策要求,房屋建成后歸鐵路局所有,職工沒有房子所有權,只存在租賃關系。

一方面,吳大爺不想錯過這千載難逢的福利;另一方面,出了錢,又得不到房屋所有權,實在令人左右為難。

吳大爺腦海中千頭萬緒,無法果斷下決定,便回家與老伴商量。

「局里分配福利房,但要出錢買,你怎麼想?」吳大爺問道。

「這不是挺好的嘛!兒子到了成家立業的年紀,我們若是和小兩口擠在一起,總歸是不方便的,不如我們單住,舒舒服服地過退休生活。」妻子欣喜地說。

「可是,政策上說,就算花了錢,也不能將房子完全買下來,只能算租房。」吳大爺猶豫道。

妻子陷入深思,想了好一會兒,說: 「就算是租房,不出意外,也能住幾十年,足夠我們養老了。」

見妻子沒有異議,吳大爺當即向單位申請了一套福利房,承租價格為13000元。

不過,為了長遠考量,吳大爺還是咬咬牙,果斷出了這筆錢。接下來的日子,吳大爺經常跑到施工地參觀,滿心歡喜地期待著福利房分配的那一天。

同事得病借結婚房

1992年,耗費一年工期的單位福利房終于竣工,吳大爺也如愿以償地得到了一個面積為17坪的房子,戶型為兩室一廳。

乍一看,房屋面積不大,但五臟六腑,樣樣俱全,勝在經濟實用,利用率高。參觀完毛胚房后,吳大爺夫婦甚是滿意,便開始琢磨起裝修的事。

單位的福利房

吳大爺特地聯系了裝修設計師,為房屋打造了幾件古色古香的家具,又花了一大筆錢。

緊接著,吳大爺夫婦迫不及待地搬進新房,舒坦地過了幾年。然而,有個問題盤旋在吳大爺的心頭,始終沒有解決。

為了安撫員工的心,福利房竣工時,單位曾承諾給出資者簽發租賃證。然而,證件遲遲未發,吳大爺的心也久久難安。

「雖說我們住進來了,可住房租賃證沒下來,我們沒憑沒據,萬一到時候被趕走怎麼辦?」吳大爺滿臉愁容。

「別擔心,大家伙都一樣沒證,要不你跑單位問問去?」妻子建議道。

就這樣,吳大爺隔三差五跑到房屋辦事處咨詢,可對方總是以各種理由拖延。好在日子過得也算舒坦,吳大爺漸漸忘了此事。

1998年,吳大爺正式退休,閑居在家中。次年,吳大爺閑得發慌,百無聊賴,便與妻子商量去外地打零工,既能消遣時間,又能賺點家用。

直到2001年,福利房建成10周年,單位終于想起發放租賃證。9月4日當天,吳大爺早早去排隊,順利領取了租賃證。

不過,考慮到自己年事已高,吳大爺并未在憑證上填寫自己的署名,而是兒子的名字。

時間來到2003年,吳大爺一直在外打工,許久未回到福利房。

一天,吳大爺突然接到一通陌生來電。

「吳叔叔,身體還好嗎?您還記得我嗎?我是小張啊,之前和您一起在角壩機務段工作,經常受您關照呢!」

電話那頭,小張的語氣禮貌又熱情,很快引起了吳大爺的回憶。

「記得記得,我身子骨還硬朗,謝謝關心!小張啊,有什麼事嗎?」

自退休以后,兩人從未聯系過。作為晚輩,小張連節假日的慰問電話都沒給吳大爺打過。正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吳大爺猜測小張定是遇到難事了。

「吳叔,我快結婚啦!這麼久沒見了,想找您敘敘舊,您看方便嗎?」

吳大爺見小張說的是喜事,連連答應,并未多想。

聚會當晚,小張表現得格外殷勤,又是夾菜又是倒酒,搞得吳大爺有點不好意思。作為長輩,多少得給點表示。

于是,他從衣服夾層中掏出一個平整的紅包,遞了出去: 「小張啊,恭喜你結婚了,叔是真為你高興啊!這點子心意,你收好,祝你們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不不不,吳叔,心意我領了,但這錢我不能收!」

小張順勢將紅包退回,婉言拒絕了。半晌,他眉頭緊鎖,咬著嘴唇,猶猶豫豫地說: 「吳叔,其實今天找您來,是想拜托您一件事……」

「啥事?能幫的我一定幫!」

吳大爺回答得十分爽利,殊不知十八年后,他會為這時的好心付出慘痛的代價。

房子反被轉賣

「吳叔,之前鐵路局不是分配福利房嗎?我記得您也買了一套,能不能借我用一用,我想當作婚房。」

吳大爺的臉上劃過一絲驚訝,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活到這把歲數,他自然知道什麼忙該幫,什麼忙不該幫,凡是涉及錢、房、車的事,拒絕即為上策。

小張察覺到吳大爺面露難色,上演了一出幾秒內變臉的戲碼,褪去所有笑意,五官擠在一起,皺成一團,哭訴道:

「叔,我就跟您說實話吧,其實我得了白血病,活不了多久了……唯一的心愿就是結婚,可治病花光了我所有的積蓄,實在沒錢買婚房,我不能委屈我女朋友啊……」

見到小張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吳大爺的心里不免動容。小張與兒子吳川的年紀差不多,且之前一向對自己謙遜有禮,吳大爺果真動了惻隱之心。

「行吧,我把房子借給你們!小張啊,好好珍惜剩下的日子。」

吳大爺

后來,吳大爺繼續打零工,中間還操辦了兒子的婚事以及老伴的喪禮。等到身子骨實在受不住時,吳大爺才回到兒子家,過起了三代同堂的生活。

若非兒媳三番五次鬧騰,吳大爺還真想不起那套借出去的福利房。時隔18年,吳大爺猜測小張已經離世,不知空下來的房子是何光景。

然而,當吳大爺站在房屋門口時,竟看到了幾張完全陌生的面孔。

房子的男主人姓郭,與妻兒住在一起。

「你是誰?住我房子干嘛!」吳大爺滿臉詫異,差點站不穩。

郭某更是一臉狐疑,害怕被老人訛上,搖了搖頭,正準備關門,不想吳大爺拽住門,大吼大叫起來。

無奈之下,郭某只好說出房子的來歷: 「這房子的原戶主已經去世了,我們是從她妻子的手中買入的,屬于合法購房。」

「滿嘴謊言!誰會信你的鬼話!這房子明明是我的,我還有租賃憑證!」

吳大爺又憤怒又震驚,朝著郭某不依不撓,破口大罵。郭某不想攤上事,爭論幾句后立即緊閉房門。

吳大爺徹底慌了,他實在想不明白,原本屬于自己的房子,怎麼被不明不白地轉賣了?

大爺要房真相

2021年4月7日,吳大爺在記者的陪同下再次來到福利房。

房門一開,郭某一看又是吳大爺,連聲哀嘆: 「我說大爺啊,您找我沒用啊,要找也去找賣我房子那人啊!」

福利房內景

吳大爺的怒火再次被激起,身體止不住地顫抖。好在記者及時攙扶住他,用和緩的語氣對郭某說:

「你好,我們還是坐下來把這事聊清楚吧!事情解決了,吳大爺也不會再來找你們了。」

郭某也是個明事理的人,連忙將吳大爺和記者請了進來,還泡了壺好茶款待。

「其實,這房子是我哥買的,我們一家只是借住在這。」郭某說。

郭某

郭某的哥哥是馬角鎮的一名教師,當天在弟弟的要求下也來到了現場。

「賣給我房子的人叫辛娟,她的丈夫因為白血病去世了,現在她也改嫁了,回鄉前就把房給賣了。不過房屋買賣是合法的,她當時出示了住房租賃證。」郭老師說。

聽到這話,吳大爺立馬坐不住了,大叫道: 「她怎麼可能有租賃證,明明在我手上!」

租房租賃證只有一份,不可能一式兩張,兩人中必有一人說謊。

眼看吳大爺的聲音越來越沒底氣,記者嗅到一絲不對勁,忙說: 「大爺,您得說實話啊,我們才能幫您!」

吳大爺和郭老師

「其實,當年我把租房租賃證一起交給小張了,萬一單位排查人口,沒個證件也麻煩啊……」吳大爺心虛地說。

「大爺,這房到底是你借出去的還是賣出去的?」郭老師說出猜測。

吳大爺又一股火竄了起來,好在記者及時勸阻,繼續問話郭老師: 「既然房子和租賃證轉到你手上了,為什麼吳大爺也會有租賃證?」

「房子是我在2007年買的,接著2012年,吳大爺的兒媳找上門,來借租賃證,說要在中壩買房子,還保證不會對我們造成影響。出于好心,我就把租賃證借出去了,誰知道他們翻臉不認賬!」

經詢問,記者發現確有此事,同時也得知了吳大爺的真實目的。

原來,這套福利房是吳大爺當年申請給兒子吳川作婚房的,因而填的也是兒子的名字。

不過,這套房終究沒派上用場。值得一提的是,吳川也在鐵路局任職,也有資格購買福利房。

不久前,吳川所在的單位推出新的福利政策: 職工家庭可出資獲得一套經濟適用房,價格比尋常商品房便宜百萬,并得到房子產權。

相比于以往的租賃形式,這波政策顯然更加劃算。然而,政策規定, 一戶職工家庭只能享受一套政策性住房。

一時間,當年的福利房成了燙手山芋,吳大爺一家急需將其「處理」掉,從而換得性價比更高的經濟適用房。

事情的真相暴露后,吳大爺也羞愧得無地自容。可記者出于敬業精神,還是幫忙聯系了福利房的負責人。

不想,對方的語氣十分決絕: 「福利房歸鐵路局管理與支配,職工沒有所有權。無論是租賃還是買賣,都違反了相關政策。」

除此之外,負責人還表示,絕大多數馬家壩地區的職工都將福利房轉讓了出去,這些都屬于違法行為。

「我們會將違規租借和買賣的房屋重新收回,并對隨意買賣房屋的職工做出相應處罰。」負責人說。

吳大爺一家理虧,表示愿意服從組織安排。郭老師也只能暗暗吃了啞巴虧,丟了房,也賠了錢財,買了個教訓。

看似一個普通的買房風波,實則暗流涌動,各懷鬼胎,更映射出一些人法律意識的淡薄。

建議大家無論買房還是賣房,都要遵守法律,切莫抱有僥幸心理,鉆政策的漏洞,以免釀成大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