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嬰被輾轉離開6次,25年后她出資130萬,建豪華別墅送養母

delightW11 2022/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一位以拾荒為生的七旬老婦,一個被離開6次僅滿30天的女嬰,一次偶然的相遇,把這一老一少的坎坷命運連接在了一起。

本不是親生,卻用一輩子的時間譜寫了一段流傳于世的佳話。

這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1992年安徽省安慶岳西縣天堂鎮東山村。

在九十年代的貧窮小村莊里,村民們的重男輕女思想還非常嚴重, 如果出生的是女孩,往往要面臨被離開的命運。

而這個僅滿30天的女嬰,就已被輾轉離開6次。

路過的村民一看是女嬰,便不再理會,加上這女嬰看著臉色發黃、身體瘦削,說不定有什麼疾病才被放在這,這筆治療的費用對于貧困的村民來說也是無法承擔的。

這一天,胡杏珍在家門口聽到遠處傳來嬰兒的啼哭聲,她連忙跑過去一看。

在草叢中竟然躺著一個被包裹在破爛襁褓中的女嬰,這個女嬰面黃肌瘦,張著嘴巴哇哇大哭,小小的臉龐上掛滿了淚水。

這哭聲一陣一陣地傳來,讓胡杏珍聽得難過不已,她決定要把這個可憐的女嬰抱回家撫養。

可胡杏珍家在這個小村里是出了名的貧困,加上她年已過半百,又如何能靠自己的微薄之力把這個女嬰撫養長大呢?

何況養大女嬰之后,養女又將如何對待這個曾救她一命的七旬老婦呢?

這一切都是未知的,可胡杏珍一時也考慮不了那麼多了,在她的眼里,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她想讓這個女嬰活下來。

「這麼小的生命,經不起太多的折騰,雖然是女孩,但也是一條生命啊。」胡杏珍說。

而胡杏珍和她丈夫直到50歲也無兒無女,這也一直是他倆的遺憾。

可當她高高興興地把女嬰帶回家,卻遭到了她丈夫的強烈反對。

原來這種事早已不是第一次發生,胡杏珍早在之前就撫養過一個女嬰,卻因疾病在兩歲早歿,一度讓胡杏珍過于傷心。

而他們的家庭條件本就貧困,為治療之前生病的女嬰已經花掉了家里大部分的積蓄,現在再去撫養一個女嬰無疑是雪上加霜,怎麼還能夠生存得下去呢?

胡杏珍與丈夫發生了激烈的爭執。

在她的強烈勸說和堅持下,胡杏珍的丈夫也只好答應了她這個決定。

由于家里買不起奶粉,胡杏珍只好用家里的米熬制成米糊來代替奶粉,一點點地喂給這個僅滿30天的女嬰,全天24小時地悉心照料、寸步不離。

等到深夜女嬰熟睡,胡杏珍再悄悄跑到山坡上挖些可食用的野菜,來作為自己第二天的糧食。

胡杏珍的丈夫也決定外出務工,去城里干些苦力活來補貼家用。

日子雖然艱難,但胡杏珍的生活因為多了這個女嬰的存在,倒也增添了許多趣味。

當女嬰牙牙學語,開始學會喊第一聲「媽媽」時,胡杏珍的心里樂開了花。

時間一點一滴地度過,女嬰也漸漸長成了一個4歲的小女孩,胡杏珍給這個女孩取名為「王東紅」。

可快樂不長,不幸就再一次降臨在了這個貧困的家庭之上。

遠在外地務工的丈夫竟傳來悲傷的消息,因為施工從高處不小心摔落受傷嚴重。

這對于胡杏珍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可她還是毅然決然地扛起了家庭的重擔, 一邊養育著才4歲的女孩,一邊照料著躺在病床上的丈夫。

家里沒了丈夫的經濟來源,生活也變得更加艱難。

胡杏珍不得不拿著麻袋去村里靠拾荒為生,這一撿就是20多個年。

「認識胡杏珍是在我家門口,那天傍晚下著小雨,看到她一個人睡在路邊,旁邊有兩個裝著廢品的袋子,上前查看,發現她昏迷了,于是,將她領回家,弄些飯給她吃。沒想到她吃兩口后,就把飯菜裝起來,說要帶回去給女兒吃。」

天堂鎮一位儲姓村民介紹說。

可即便如此,丈夫還是在18個月后就離開了。

面對著丈夫的離開,胡杏珍的心里充滿了絕望,她在最熬不下去的時候還想過自我了結,可眼看養女還那麼小,自己離開了她怎麼辦呢?

為了養女,再苦再累也要活下去,胡杏珍想。

從那以后, 胡杏珍的養女便成為了她生活的精神支柱,在貧苦交加的日子里,一老一小的母女相依為命。

胡杏珍小時因為家庭條件貧苦,沒有讀書的機會,所以她覺得一定要讓養女王東紅去念書,因為只有讀書才能有出息,長大以后才不會像自己因為沒文化過得那麼辛苦。

為了湊齊養女的學費,胡杏珍不僅要去附近的村子里拾荒,還要早起晚歸地去地里勞作,種一些小菜然后挑到鎮上去賣。

多余的時間,還要接一些雜活,給別人家織毛衣、縫補衣物,以此來獲得一些微薄的報酬。

王東紅小學和國中的學費,每次胡杏珍都要花時間湊好久才能湊齊。

小小的王東紅知道養母胡杏珍的不容易,在放學回家之后,也幫養母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家務。

由于過度思念丈夫,胡杏珍也常常一個人偷偷抹眼淚。

王東紅看到自己的養母為了供養自己上學這麼辛苦,不止一次哭著說:

「媽媽,我不想讀書了,你別那麼辛苦了。」

而胡杏珍總會語重心長地對王東紅說: 「孩子,你一定好好念書,將來才能有出息。」

從小就乖巧懂事的王東紅,一直學習成績優異,而學校里的老師也都把王東紅的努力看在眼里,在學業上也給了她不少的幫助。

但養女漸漸長大,學費也越來越貴。

胡杏珍賺的錢遠遠不夠,養女學費的問題也成了這個家庭最大的難題。

才國中畢業的王東紅便決定去鎮上的一家飯館打工賺錢。

當別的孩子中考結束后都在家中玩樂,年僅14歲的王東紅卻一直待在飯館里,打了整整三個月的暑假工,每天下班還要走上2公里的山路回家。

可整個暑假賺到的工資,直到高中開學還是沒有交上全部的學費,王東紅便不能及時入學,就再次產生了輟  學的想法。

但幸運的是,王東紅在飯館里遇到了自己國中的班主任,班主任詢問起了王東紅為什麼不上學。

王東紅便把自己家里的情況和自己想輟學的想法告訴了班主任,班主任安慰她說不要放棄,一定要堅持上學,之后便為王東紅尋求了社會公益組織的幫助。

養母王杏珍得知這個消息后也非常開心。

王東紅的事跡漸漸被很多好心人知曉, 他們為王東紅上高中提供了金錢上的愛心資助,王東紅也再次回到了高中念書,最后順利地完成了高中學業。

養母胡杏珍不時告訴王東紅,等以后學有所成,一定要報答那些曾經資助過她上學的叔叔阿姨,一定要把這份恩情銘記在心。

王東紅很感謝那些幫助自己的愛心人士,畢業以后,王東紅還時不時去探望那些曾幫助過自己的人。

讀書的機會即便如此來之不易,王東紅也沒忘記要努力學習,并且最后通過讀書改變了自己的命運,走出了這個貧困落后的小村落,去往了外面的大城市工作。

她成為了一名導游,帶領游客走遍了岳西的每一片山水。

在外工作之余,也沒有忘記養母胡杏珍對自己的養育之恩,經常把自己工資的一部分寄給農村里的養母改善生活。

后來王東紅為了更好地照顧養母,便決定回到縣里工作,她憑借著自己的積蓄和商業眼光,在縣里開了自己的店鋪,生意做得很好。

在工作途中還認識了她現在的丈夫,組建了一個幸福的家庭,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

王冬紅說:

「養母一直盼著我早點成家生孩子,這樣她才能放心。我很幸運,沒有讓她失望。」

隨著養女王東紅漸漸長大,養母胡杏珍也一天天衰老。

王東紅便決定把養母胡杏珍接到縣城里居住,也方便照顧早已年過七旬的養母。

可胡杏珍始終在村里居住久了,閑不下來,無法適應縣城里的生活,還是想回到村里的老房子居住,偶爾還能夠做些種菜、喂雞的農活。

胡杏珍執意要回去,養女王東紅也留不住。

但村里的房子年老失修,早已成為危房,再居住下去也很危險。

王東紅知道養母之前看到別人家建新房很羨慕,于是王東紅便考慮給養母胡杏珍在村里也建一棟新房子。

不僅是希望勞累了一輩子的養母能夠在村里安享晚年,也算是滿足養母的一個心愿。

養女王東紅和丈夫商量過后,決定拿出130萬在村子蓋新房。

「我愛人也很孝順,他聽后馬上就同意了,還出了大部分錢。」王冬紅說。

蓋新房的事情就這麼敲定了,可途中又出現了一些意外情況。

原來通往老房子只有一條很窄的小路,運送建房材料的貨車根本無法通過,而老房子的門前又是別人家的茶園。

于是王東紅又花錢買下了這片茶園,直到把大路修好,建房材料才能通過貨車運送進來。

王東紅給養母蓋的是一座雙層洋房,一樓劃為會客區,分別是客廳、廚房、臥室、廁所,二樓劃定為休息區,分別是五間寬敞的臥室。

施工期間,工人們在工地上攪拌水泥、砌磚糊墻,胡杏珍就在旁邊給工人們燒水、收拾雜物。

沒過多久, 氣派的雙層洋房就建好了,村里的人們都紛紛前來參觀,洋房不僅有著歐式建筑的尖頂,還是石雕護欄,就連大門也刻著精美的雕花。

胡杏珍高興地說:

「我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住進女兒送的新房子中,這房子太大了,我一輩子都沒住過這麼好的房子。」

王東紅在新房子建完之后,還在村子里辦了宴席,村子里一半的人都前來祝賀, 紛紛為養女王東紅豎起大拇指,羨慕胡杏珍有個這麼好的女兒,都說雖不是親閨女,卻比親閨女還孝順。

「她養我小,我養她老。」王東紅笑著回應道。

這對母女的故事漸漸在當地廣為流傳,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甚至還得到了政府的表彰。

王東紅在發表獲獎感言時說道:

「如果沒有我媽媽,我可能在一歲不到的時候就沒了,我媽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將我養育成人,我現在回報恩情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我不覺得這是什麼大好事,這是我應該做的事。」

俗話說, 生恩不如養恩大,養育之恩大于天。

一些生而不養的父母,才是對孩子不負責任的父母。而養育往往要比生育更加重要,也更耗費時間和精力。

養母胡杏珍和養女王東紅之間本是陌生人,如果沒有25年前那場偶然的相遇,沒有胡杏珍對女嬰的關心與照料,或許也不會有王東紅的今天。

胡杏珍在自己的生活條件如此艱苦的情況下,依舊選擇撫養這個被離開的僅滿30天的女嬰,這本身就需要著莫大的愛和勇氣。

經過胡杏珍二十多年含辛茹苦地付出,才把養女王東紅撫養長大,讓王東紅有了更好的生活。

王東紅不是胡杏珍懷胎十月的女兒, 胡杏珍卻用自己的25年時光詮釋了母愛的偉大和意義,才讓這對本無親緣的母親和女兒之間有了更加深刻的羈絆。

而養女王東紅也銘記著這份養育之恩,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讓操勞一生的養母能夠度過一個幸福的晚年生活,在這個貧窮的小村子里住上了雙層的豪華洋房。

胡杏珍和王東紅在20多年相依為命的艱苦生涯之中,早已積累了不是親生母女,卻勝似親生母女的濃厚親情。

-完-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