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保姆私自帶走雇主兒子!26年後「養廢」歸還,親母回懟想甩包袱

delightW11 2022/10/01 檢舉 我要評論

1992年,何小平以保姆的身份帶走了雇主朱曉娟一歲多的兒子,當作自家孩子撫養。

26年後,何小平卻主動向警方坦白,找到雇主家說出了真相。可雇主家卻早已在兒子不見的三年後找回了孩子,並且當年還做了親子鑒定。

隨後經過警方鑒定,在何小平身邊長大的孩子才是雇主朱曉娟的親生兒子,而朱曉娟找回並且養大的兒子,與朱曉娟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面對有多年深厚感情的養子,和突然出現的親生兒子,雇主朱曉娟到底該如何抉擇?這幾人的恩恩怨怨,又該如何處理?

1、孩子離世後

何小平以保姆的身份來到朱曉娟的家裡。

女主人朱曉娟雖然只有一米六的個子,卻是一個十分有氣質的女人。男主人身材高大,和女主人極其登對。家中還有一個一歲零五個月的小男孩,臉蛋胖嘟嘟的很惹人憐愛。

因為男主人與女主人忙著工作,她的主要任務就是照顧孩子。雇主家上下打量了何小平一番,這個身高只有一米五的女人,穿著一身淡藍色棉麻衣褲,紮著兩個辮子搭在胸前,面相有著農村人的樸實。

面對雇主的打量,她顯得有些緊張局促,不停地搓著手。可當朱曉娟把孩子抱回來試著遞給何小平時,何小平卻顯得自然又熱情。而孩子也沒怕生,在何小平的懷裡很安靜。

這讓朱曉娟對何小平的表現很滿意,將她留下來作為家中的保姆,並將其中的一間臥室騰出來留給了何小平住。

可何小平早已打好了算盤,她此行的目的並非是找個雇主當保姆賺些錢,而是要帶走他們的孩子。為了日後不留下把柄,她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首先,她不能暴露真實姓名。所以她找來了一張撿來的身份證,用了身份證上的名字「羅宣菊」。身份證上的女孩,年齡恰好和她相差不大,甚至連面容都有幾分相似。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異樣,所以朱曉娟夫婦一直都以為家中保姆的名字叫做羅宣菊。她之所以想要個孩子,其緣由還要追溯到何小平18歲那年。

何小平18歲時就與同村的人早早地結了婚,第二年生了個男孩兒。可她才剛出月子沒兩天,孩子生病離開了。在21歲時她又生下了一個兒子。

孩子到了十個月,意外發生,孩子又離開了她。 當初,第一個兒子離開後,村裡就有老人告訴過她,說她八字硬,只能撿回一個,生的孩子才能養活。經過這兩次她相信了老人。何小平暫時去投奔了親戚。何小平將心裡的委屈遭遇和盤托出,語氣裡滿是哽咽。親戚見狀給他支了招。

2、保姆帶走雇主家的兒子

何小平對雇主家的孩子很上心,給孩子餵奶粉時溫柔又細心。這都被朱曉娟夫婦看在眼裡,他們暗自慶倖,找了一個負責任的保姆,就放心地把孩子交給她了。一周過後的清晨,朱曉娟和丈夫出了門工作。只是他們沒想到,與孩子這一別,便是26年。

朱曉娟夫婦離開後沒多久,何小平便包裹好孩子,回了老家。

丈夫得知後,雖然極力反對何小平的做法,但事已至此,也沒別的辦法。但丈夫也因此與何小平產生了芥蒂。

後來何小平生了女兒。2003年,何小平與丈夫感情徹底破裂,離了婚。在一個親戚的幫助下,算是找到了些做生意的門路,她把攢下的錢在縣城給兒子劉金心買了一套房,寫的是劉金心的名字。

何小平也無暇顧及兒子的學業。劉金心早早地就輟了學,有時候,何小平也會想如果當初沒有將劉金心抱回家,他是不是會有另外一種人生。而自己如果沒有這個兒子,會不會沒有失婚,人生也是另外一番光景? 這一切沒人說得清,禍從何小平身上起,不僅是他和劉金心,朱曉娟夫婦的命運從此也發生了逆轉。

3、失去兒子,又找回「兒子」

而在朱曉娟的家裡,因為孩子不見,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朱曉娟夫婦整日以淚洗面, 一有空就到處打聽希望能得到孩子的消息,可仍然音訊全無。

後來聽人說借用媒體的力量找到孩子的機率更大,兩人就在大大小小的報紙上投放尋人啟事。

可是希望一次又一次破碎。

為了緩解痛苦,兩人決定再要一個孩子。1995年,朱曉娟懷孕了,又生下了一個兒子。可夫妻兩人依然沒放棄尋找孩子,又陸陸續續去了其他地方。

短短三年,為了找孩子。他們花了夫妻二人全部的積蓄。

1995年末,朱曉娟接到消息,有一個小孩和她的孩子有些相似。但想要確認,還是得當面跑一趟才行。

他們也不敢貿然相認。于是帶著做了親子鑒定。終于,焦急的等了幾天後,他們被告知鑒定結果還需再做一次。因為檢測的最後一天停電了。于是夫妻倆又等了十幾天後,得到了結果。孩子就是他們的親生兒子。

面對突如其來的驚喜,兩人立即去把孩子接回了家。

只是他們沒想到的是,造化弄人,因為一紙錯誤的親子鑒定,改寫了他們和孩子的一生。

多年後,朱曉娟夫婦才得知,他們接回家撫養的孩子並非親生,一切只是一場鑒定烏龍。他們錯養了別人的孩子20多年,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可到底誰該為這場「沉痛的悲劇」買單?

4、天降兒子,錯養20多年

2008年,朱曉娟和丈夫失婚。為了兩個孩子,她更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孩子的教育上。好在孩子也很爭氣,從小到大,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還一路讀到了博士。

直到2018年,她平靜的生活再次被打破。

2018年1月,警方尋找多年的保姆何小平自己出現了。一個月後,在警方的安排下,這對闊別將近26年的朱麗娟母子,終于迎來了重逢。

這一結果讓朱曉娟一時間難以接受,可劉金心與她如此相似的外貌,和那張明晃晃的與劉金心有親子關係的鑒定書,讓她不得不相信這個事實。

更讓她心疼不已的是親生兒子劉金心如今的境況。他沒讀幾天書就遊蕩社會。他找不到很好的工作,生活過得窘迫才二十幾歲,耳邊上方的頭髮都白了大半,整個人看上去茫然、渙散。

對比養子多年來享受的良好教育與優質生活,朱曉娟覺得心酸不已,抱著劉金心痛哭了一場。如果親生孩子從小養在自己身邊,他的人生又怎麼會落魄于此? 不同的家庭環境,讓兩個孩子走上了截然相反的人生道路。

外婆看到劉金心,很開心,外婆拉著他的手說,「你們都是我的外孫,以後你們結婚了,其他人有的,你也有一份。外婆不會虧待你。」

而此時的劉金心,仿佛被觸及到了敏感的弦,立馬解釋,「外婆,我不是來要錢的。」

所有的人都被劉金心的敏感反應嚇了一跳,外婆不過是好意,也別無其他意思。

此時的劉金心也似乎察覺出,她與母親,與這個家錯過的26年裡,彼此間錯過了太多,這中間有萬千道鴻溝,是擋在心裡的坎,難以化解的因果。這26年彼此在對方世界裡的缺失並非一朝一夕能彌補。

5、一切都回不到從前

朱曉娟本打算把親生兒子劉金心接回家,可她退了休,早已沒了經濟能力。早年的積蓄也都花在了培養2個孩子身上。

也是這時候她才明白,為什麼何小平突然良心發現,要把孩子送回來。即使養子現在知道了他並非朱曉娟親生,也再三叮囑朱曉娟不要胡思亂想,他仍然會把她當作親生媽媽一樣愛戴孝順。 而如今親生兒子找回了,這個親生的孩子卻不是她想要的。他不思進取,頹廢無能。可骨子裡依然還流淌著天性的善良。她如鯁在喉,咽不下又吐不出。

因為何小平的一己私欲,篡改了幾個人的命運與人生。在養父母那裡從未得到過應有的愛,而在親生父母這裡,也沒有了他的一席之地。即使是站在清醒的旁觀者角度,也沒辦法給出皆大歡喜的答案。

26年的錯失,無論是朱曉娟,還是兩個孩子,這一切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